一个片段。

我喜欢这段描写

零隅Linger:




刘烨划拳的功夫是胡军教的,就在拍完吃火锅那场戏之后。


《蓝宇》杀青收工那天他们喝了很多酒,刘烨迷迷糊糊把划拳玩成猜丁壳,石头剪刀布毫无章法轮着来,最后狠狠揉一把眼睛哽咽倒进胡军怀里。


胡军伸手接住刘烨,掌心贴着他后背轻拍。


“师哥。”


“嗯。”


刘烨哭得有点喘不过气,发出两声被呛住的气音,抬手紧紧抱住胡军,像溺水的人抓住浮木。


“师哥……”他侧脸贴紧胡军坚实的胸膛,心脏跳动声在耳边绽开,带来一点真实的力量。刘烨又呜咽两声,忽然抬头望向胡军,哭得眼角都晕染成红色,一双盛水的眼睛惊慌失措。


“师哥,蓝宇要死了。他要死了,怎么办?”


胡军没有回话,他抬眼看周围。每一个人都放开了在喝酒,喝得酩酊。阿关红透了整张脸,窝在椅子里比划着跟阿魏聊些什么,大宁在一边半睁着眼,嘴角似笑非笑抿起来。


他看了一会儿,随后低头又撞进刘烨的眼睛里。刘烨仰着头看他,像落单的迷茫孩子,长睫毛投下一片阴影。


包厢里灯有些暗,胡军不动声色拉住刘烨的手示意他起身,随后揽着他肩往外走,没忘记顺手捡起搭在椅背上的两件羽绒服。


二月的北京冷得很,胡军给刘烨穿上外套,再给自己套上。他们走在凌晨的道上,积雪在鞋底踏得咯吱响。


刘烨低着头走得很慢,因为醉酒还有些跌撞,偶尔会撞上胡军的肩膀。胡军就把他捞进臂弯,使暗劲扶稳了。


道路因着路灯的光一段明接一段暗,刘烨走着走着低声唱起歌来。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他哑着嗓子唱两句,偏头停顿一会儿,再开口时声音便压得更低。


“最爱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胡军跟着他轻声哼唱,刘烨便转过头来瞧他,也不知酒有没有清醒些许。他的表情很乖巧,又有些像是天生带来的淡漠和疏离。有一瞬间胡军不确定那究竟是蓝宇还是刘烨。


又或许,蓝宇已经和刘烨成为了一个人。


“师哥,你喜欢蓝宇吗?”刘烨唇角有轻微的一点弧度,胡军定定看了那儿一会儿,出神点头。


刘烨深吸一口气,又缓慢呼出来。他唇角那点笑意更深,低垂着眸子让胡军只能看到两片睫毛。


四周很静,连行人都见不着。刘烨又走了几步,停下来偏头,随后挪挪脚步整个身子都转过来面向胡军,屈指虚握成拳,闭眼小心凑近。


胡军什么都没说。他收手揽住刘烨的腰,默许了这次小心翼翼的双唇相贴。


刘烨啊,他就是个小孩儿嘛。


他跟所有人这样说,因此他对小孩儿疼着爱着关心操心,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此时小孩儿笨拙亲了亲他嘴唇,许久才睁开眼睛。胡军看到那两片睫毛蝴蝶翅膀般扑棱两下。


“师哥,蓝宇没完…还没完呢。”


胡军微微颔首,伸手用指节蹭了蹭刘烨的侧脸。







*就这么多。
*希望大家都长命百岁。

评论
热度(62)
  1. 铜雀台椰芒冻零贰 转载了此文字
    我喜欢这段描写
 
 
 
 
 
 
 
 
 
© 铜雀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