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当谎言之神遇到吐真剂 15

璇曦子:

OOC慎入、有私设、为自己奇怪脑洞脑补


祝服用愉快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Chapter 15 校长办公室的画像们


在纳威等到是不是该犹豫着进去瞧一瞧这两个人究竟是怎样的情况时,洛基和索尔终于从双角兽雕像之后走了出来。


 


“我们决定还是换上我们阿斯加德的服饰去见校长,以示郑重。”洛基看着纳威略微震惊的表情,做着解释。


 


“不错的想法。”纳威点点头,接着又带着洛基和索尔上了层楼梯,往前走了一小段,便看见一只巨大的石兽矗立在前。


 


“真是品位独特。”洛基瞅着石兽点评。


 


“他很嫌弃这个石兽。他觉得又丑又大,超难看。”ikol补刀说明。索尔瞧着倒觉得这个石兽只是稍微丑了一点,但也不用那么嫌弃吧。忽然又觉得似乎哪里不太对,在这之前ikol似乎只能描述情绪,但现在说的这些似乎超过了情绪的范畴。


 


纳威上前一步对着石兽说了句:“伸缩耳。”


 


“什么?”索尔有点奇怪地问。


“口令正确。”巨大的石兽瓮声瓮气地说,接着这只巨大的石兽转到了一边,此时出现在三人面前的是一道自动旋转的楼梯,纳威跨上去,示意索尔和洛基也站上来。


 


“校长办公室的密钥,她很喜欢韦斯莱笑话商店的产品。不过韦斯莱兄弟在学校时,她可没因为他们违反校规少处罚他们。”纳威笑着做了解释。


 


洛基想起在对角巷小蜘蛛吵着要去韦斯莱笑话商店,好不容易找到了,结果人家却挂了今日不营业的休息牌。小蜘蛛失望极了,最后还是娜塔莎用一把魔法烟火才让其开心了点。


 


旋梯的尽头是办公室的大门,闪闪发亮的栎木门,配着狮身鹰首兽的黄铜手环,显的富丽大气。


 


纳威叩了叩门环,接着推开了大门。洛基和索尔跟在纳威身后走了进去。这是一间宽敞的圆形办公室。对着门的地方是一张长桌,墨水瓶、羊皮纸、羽毛笔整齐地占据着右上角。而桌子的左边很大一部分被两样东西给占领。一个是又脏又破还带着补丁的尖顶巫师帽,另一个则是金属的盆,里面飘飘荡荡地不知装了什么东西。而这间办公室的墙上,则是大大小小的人物画像,此时一个个都半眯着眼睛佯装睡觉,虚假的呼噜声此起彼伏。


 


洛基看着桌上的东西微微皱了皱眉。


“他很好奇,正在努力克制自己。”ikol语气充满疑惑。


这不奇怪,即便是索尔不擅长魔法的人,也能感受到桌上那两样东西所释放出的强大魔力。这对于洛基来讲算是致命的诱惑了。若是在阿斯加德或是别的地方洛基怕是早就忍不住要拿来研究一番了。


 


“他在极力忍耐。”ikol顿了顿,“我觉得他就快忍不住了。”


索尔侧头看着此时的洛基,他正背手,抬头欣赏着墙上的肖像画,甚至连瞧都没瞧桌上的这两样东西。


 


责任让人成长,这样的洛基让索尔甚感欣喜,索尔知道洛基在为了子民在做着努力。当然洛基变成什么样子自己也会爱他。这应该是被写进血液、骨头、及生命的一部分,无法分割。


 


“嗯,请问一下,麦格校长去哪里了?”纳威提高了音量,试图叫醒那些沉睡的肖像,得到答案。


 


纳威的话,的确很有作用,原本那些装睡的画像都立刻睁开了眼睛。一个个兴奋地瞅着屋子里的三位。


 


接着屋子里跟炸窝了一般,高低不同的声音此起彼伏。


 


“喔,终于来了。”


“不是说这两个是兄弟吗?怎么看上去一点也不像?”


“哦,这个绿衣服的发型让我想起了斯内普。我要去问问这是不是他的远方亲戚。”


“那个穿红斗篷的,那个锤子这是你的魔杖吗?造型不错,不过这样方便使用吗?”


……


 


“他们并不常这样。”纳威有点尴尬地解释道。但自己的话很快就被墙上的那些画像的话淹没。


索尔看看自己手中用魔杖变成的妙而尼尔,这还是刚才为了一会儿便于讲清楚,索尔特意让洛基施的魔法。


 


不过答案并没有脱口而出,或许是因为只是画像中的人物提出的问题,所以吐真剂并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刚才魔法部送来了加急信件。她赶去处理一下,应该很快就会回来,所以交代我们先代为照看一下客人。”墙上的一副画中的女士这样说。


 


“哦,谢谢您戴丽丝·德文特校长。”纳威冲着画中那位发髻高耸的女士致谢。


 


“这里画像中的众人都是霍格沃茨历任校长。”纳威给两人解释说明,“不过通常他们都会在安静地睡觉。嗯,那位戴着睡帽还在睡觉的先生是我上学时候的校长,邓布利多。”


 


“独特的欢迎仪式。”洛基点了点头,“没事我们慢慢等。”洛基环顾这间宽敞圆形的房间一周,随手用魔杖一甩,在自己身后凭空变出一张美式沙发,伸手拍了拍,对着索尔说,“哥哥,来我们坐着等。”


 


“这小子看起来还有点本事。”


“说不定换这个当黑魔法防御术的老师能坚持的久一点。”


“拜托,现在又不是那个时代了。”


“对,只是学生越来越调皮,老师都是被气走的。”


“说起来真是如此。我还真是蛮怀念哈利在学校的那几年,乖巧、礼貌、又富有活力。”


……


 


索尔被耳边的这些嗡嗡声的吵得头痛,无法想象校长如何在这里办公。不过洛基瞧起来似乎没什么影响。


洛基坐在沙发的另一角,接着打了个响指,在沙发之前又凭空变出一张圆矮几,那上面有一个银质的长条托盘,一瓶开好的红酒和几只水晶酒杯。


 


“等待是最可怕的事情了。来一杯吗?”酒瓶自动飞起,将酒杯斟满,三只载满美酒的水晶杯分别飞到了三个人的手上。


 


洛基举着杯子遥敬了一下画像中的诸位,“虽然我也很想邀请你们喝上一杯,但怕是不能如愿。”


“这小子还挺有趣。”


“话说在霍格沃茨的校长办公室里还能这么随意使用魔法的真是很少。他算有点本事。”


“没错,直觉告诉我,我觉得他要是当了老师,就该是那帮小孩子犯愁了。”


“没错没错,现在的孩子们每个都是捣蛋鬼。”


……


屋子里忽然安静下来,原本挂在高处的一幅一直空白的画框中终于出现了人影。


 


“纳威.隆巴顿,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在这里悠闲地陪着所谓的客人喝酒聊天。我建议你去看看格兰芬多的休息室,现在那里比圣诞节还热闹。”


 


“斯、斯内普教授。”纳威忽然变成像是做了错事被捉住的小孩子。


 


“我以为你这个年纪了,应该会自动脱离制造麻烦这一行列。但看起来格兰芬多永远不缺乏闯祸的基因,对,你们喜欢管他叫勇敢的冒险精神。”


 


“斯内普,少说两句吧。你知道他还是你的学生时就一贯怕你。”


 


纳威此时忙将手中酒杯放下,转过头对洛基和索尔说:“我现在过去看一下究竟是什么情况。”


 


“还有,作为草药课的教授我觉得你对乌头碱的知识有待更新,与有时间其帮助韦斯莱兄弟卖出更多的产品,不如好好再复习一下课本。”


 


纳威红着脸匆匆走了出去。


“这么多年了,斯内普你对于格兰芬多的学生总是太过严厉。”


“如果严厉真的有效就好了。”斯内普轻描淡写地回复。


 


“不过现在去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一点用都没有。”墙上的一幅带着方框眼镜的绅士说到,“就在刚才他们就转移阵地去了有求必应屋,现在四个学院的学生没几个能乖乖呆在床上。今晚胖夫人被烦死了,四个学院的学生不断进出。”




“对于这帮孩子,原来的违纪惩戒太轻描淡写了。”


“现在扣分、关禁闭之类的惩罚早就对他们没什么影响。”


 


“是啊,不过仅凭这件事格兰芬多就可以预支明年全部的分数。明年他们也得不到学院杯。希望这个惩罚能有点用处。”斯内普的语气带着一丝快意。


 


“惩罚不是目的,惩罚让他们知道自己的错误才是目的。”一直在打瞌睡的邓布利多终于开口,“我知道你一直明白这个道理,斯内普教授。”




tbc




我的更多锤基文请戳 → 【目录】



评论
热度(239)
 
 
 
 
 
 
 
 
 
© 铜雀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