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错花轿嫁对郎au 3-2 比套路

出场人物:
Thor Sam Loki 史传奇 Wanda Freya Steve
史传奇的斗篷

本篇6500字,掐着点发出来,哈哈哈信守承诺了。其实比大纲计划的少了一点,剩下的小尾巴放在下一篇。

【第三章 史传奇手握剧本,丹青手变身医徒】

02 比套路

仙宫

晨雾朦朦,池塘上烟雾缭绕,水中的锦鲤悠闲的游来游去。噗通!一颗石子被掷入水中,受惊的鱼群四散逃开。Thor倚着回廊栏杆,戏弄着池鱼。这好几天不练武,他浑身难受,今日特意早早起来,趁花园无人,想着操练一番。这瞌睡就有人递枕头,Thor四处张望,一下就看见石桥边上放了根竹竿,和他的佩剑差不多长,拿起比划一下,嗯,就它了。

Thor把“剑”舞得虎虎生风,他脚步轻盈,闪转腾挪,似挥百把剑,周围竹叶飒飒作响。

Sam抱着书本路过,远远就看见Thor在桥上的潇洒身姿,赶忙跑过去阻拦。“少爷?”

Thor舞个剑花收势。

“哎呀,Steve少爷,你从小熟读诗书喜静不喜武,哪会舞什么剑啊。”

Thor心虚,把“剑”一扔,也不去看Sam:“可是我多日不练,手痒脚痒难受死了。”

“再痒也得忍住,要不露马脚了怎么办呢。你简直太大意了。”

“我以后忍住就是了,别生气了啊,走吧。”

二人在凉亭坐下。Thor背靠栏杆,两胳膊架在栏杆上面,就差跷个二郎腿了。Sam见石桌上有茶顺手给Thor倒了一杯,闲聊起来:“诶,”Thor赶忙端坐好,Sam转身递茶,“Thor,咱们从扬州到林州来也好几天了,觉得这仙宫……”

Sam左右看看,低声道:“你觉得仙宫怎么样?”
“怪。”

“那Loki三公子呢?”
“怪。”

“那哑巴小姐呢?”

Sam被蒙住了眼睛。

“是谁啊?”

Thor看到来人起了玩心:“你猜猜看。”

这是一双女人的手,于是Sam猜到:“是Aida?”
“不是。”
“Bob?”
“也不是。”蒙眼的人笑得更开心了。
“Cara?Daisy?”
“嗨,更不是了。”
“你是谁啊我猜不出来了?”

Sam一转身,原来就是刚刚他说的哑巴小姐——Wanda。原来Wanda是刚不知从哪摘来一总非常特别的果子,也不知比划的那两下是什么意思,乐呵呵地分给他们两个,吐吐舌头跑走了。Sam捧着那颗果子惋惜道:“Wanda小姐是个好姑娘,只可惜啊是个哑巴。”

“Sam,我觉得这仙宫实在是怪。当家的是嫁过来的太爷,小姐是半路生病的哑巴,疯疯傻傻的倒也挺可爱,公子病歪歪的,可是说好又好得快,云山雾罩,真是甩也甩不开。”

“哈哈,你还真是快嘴。这仙宫是够怪的,也不知道北边的Steve现在怎么样,这几天都没有他的消息传过来。”

“是啊,在仙女庙里我们一见如故,义结金兰,这仙宫是阴盛阳衰新郎怪,浓云迷雾待拨开。也不知道我这义兄现在身在何处。”

Thor回到婚房,看到Loki正拿着一本没有名字的书,练习法术。倒不是Thor懂魔法,只是睡榻悬浮半空,Loki坐在上面,身边悬浮着小刀、茶盏、羽毛、花生米,真的是想忽视都难。

Loki抬眼看看Thor,一脸坏笑。羽毛撩骚几下归位了,茶盏放稳了水是一点也没洒,小刀晃悠一圈不见了,一颗颗花生米浮在Loki周围,像佛光似的。Thor失笑,这算什么造型?突然一颗花生米射向Thor,Thor抬手接住。“不错,不错,”Loki笑道:“再来。”唰唰唰,Thor手不够用,干脆用嘴接,玩笑似的比试变成了一场投食。Thor可从不吃独食,拿起桌上的豆子,也向Loki掷去。二人嬉闹一番,豆子撒了一地一床。两人心中感慨:他可真是幼稚(翻译:可爱!我喜欢)。

Freya端着个药罐子缓缓走向婚房,她先趴在门口听了听动静,只听见那两人嘻嘻哈哈,看来他们相处的不错。Freya站好,抬手敲门,铛铛铛,铛铛铛。

Thor和Loki停止嬉闹。“谁呀?”

“少爷,是我,我来给您送药了。”

二人看着满地狼藉吐吐舌头,赶紧把床榻和地上的豆子收一收。Thor拍拍手,打开房门。

Freya款款一笑:“姑爷,我来送药。”说完悄悄把屋内打量一番。

她看看歪在睡榻上的Loki,对他说:“三少爷,这药是一位名医给的祖传药方,十八味药材味味名贵,表小姐为了凑齐这些药可费了不少的劲呢。”

Loki虚虚点头,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三少爷,你还是趁热喝了吧。”

Loki摇摇头,颤巍巍地伸手指着桌子,Thor接口道:“那就放那吧。”

Freya把药罐放好,倒出一碗药汁,用勺子舀了舀吹了吹,准备去喂药。Thor跟了过来,看着Loki不太情愿的样子伸手接过药碗。

Freya调笑道:“哟,这三少爷是要姑爷喂啊。那好我先走了,待会儿再来收药罐。”边往出走还边偷偷看二人一眼。

Loki看Freya走远,起身关门。接过Thor手里的药碗,连带药罐子里的汤水一齐倒了。Thor不解:“这是怎么回事?”Loki看着刚刚配合默契的Thor,微微一笑:“药不可不吃但不能什么药也吃;有的药非吃不可,有的药绝不能吃。我现在想吃的药就是……”Loki踱步,“就是去散步。”

“好啊好啊,咱们去散散心,总在这里待着会闷坏的。”

“带你去个好地方。”

二人说走就走。

仙宫·后花园

后花园是Odin专为Loki修建的,让他足不出户也能有个好去处。Thor没来过两次,甚是新鲜。穿过复道回廊,他们来到了藏书楼。
一楼布置的非常文雅,作为Loki的书房。楼上都是各式各样的藏书,门类五花八门。Thor虽然不爱文,但也觉得这儿确实不错。
“Loki,这么好的房子为什么孤零零地盖在花园的角落里,不是太可惜了吗?”
“那你可不知道了。我在这第一可以读书写字,第二这有门道可以直接去观景阁看景。”
“密道!”这戳中了Thor的兴奋点。
“我带你去看看。”
“好啊好啊。”

观景阁上,二人欣赏风景。
“Thor你看,看到那个亭子没,亭子中间露出的那个角。”
“那里是藏书阁。”
“对。来,你再看这边,看见那块石头没?”
“我知道,咱们刚刚走过那。”今天早上我还在后面那石板桥上练武了呢。Thor不敢直说。
“再看这边,那就我仙宫的大门。”
“哦,这观景阁可真是眼观六路。”
就剩北面没看了,那边窗户紧闭。
“那这边是什么景?”
Loki的笑容突然变得玩味,倚着栏杆:“你自己去看看。”
Thor便兴冲冲的打开窗户,抬眼望去,顿失笑容,这哪是什么美景!
北窗之外,高树荫蔽,阴影中矗立的是一座又一座惨白的墓碑。

……………………………………
Steve打量这偏僻小屋构造,房间空荡荡,像个小庙,常年不见太阳,十分阴冷。房间深处,只有那黄色的门帘被风吹动,帘角一下又一下的撩起,像是在邀请Steve进去。
Steve咽了口唾沫,看来这就是这间屋子的秘密所在了。
他大着胆子一把掀开门帘,只见里面供奉着两座牌位。
【亡妻溫何氏之靈位】
【亡妻溫吳氏之靈位】
将军府确实已经死了两任夫人了!
【都是被他折磨死的】
【都是折磨死的】
Thor的话又回荡在他耳边。
这将军府太过压抑,卫兵都像哑巴一样,仆人走路恨不得踢正步。天天过着被监视的生活,这哪是人过的日子。这几日他干的最多的事就是在将军府写生,以此为由把将军府的情况摸了个遍。他不敢表现的太过急切引起他们的戒备,于是顺便研究了一番皇家督造的北方园林。经过几日观察,他发现花园里有扇小门通往外界,一直无人把守。卫兵夜里的巡逻路线他也明了。我该走了!

这时Steve感到光线变暗,猛一回头,Rumlow阴着脸站在他跟前,吓他一大跳。
“夫人,你不该到这里来。”
“Rumlow,你这是……”Steve话还没说完,外面跟着他的四个仆人纷纷跪下:“总管大人~”
“我是怎么吩咐你们的……”
“是我自己要闯进来的,和他们没有关系。”
“夫人,你该回房歇息了。”
Steve看向Rumlow,Rumlow毫不客气的瞪回去,Steve不再坚持,转身出去。

回房间后,Steve暗暗定下计划。听仆人们说,他们也是新到府中,没见过以前的夫人,不知怎么死的。将军也只见过一面。将军气势逼人,把那仆人吓了一跳,摔了花瓶,但将军有没有责罚他,反而说我又不吃人,你怕什么。看来这将军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将军驻地离得不远,往北骑马不到一日就能抵达。时机已经成熟,他决定不回扬州了,他要去找将军,把这上错花轿的事说清楚。

他先给父母写信,他们一定万万没想到,自己竟阴差阳错进了将军府。这信让仆人寄出。自仙女庙一别,他与Thor就再也没了联系,也不知道Thor是回了扬州,还是也像他一样将错就错被送进了仙宫。信不知寄往何处,只好作罢。

他好生吃饭休息,掐好时间半夜三更悄悄从小门逃了出去,谁也没有发现。

………………………………
仙宫·观景阁
Loki上前询问: “罗公子为何开窗又关窗?”
Thor眼前还晃着那墓碑,挥之不去。“这,这不是看风景。”
“这不是看风景那是什么?”
“这是煞风景。”
“瞎说。”Loki转身开窗,看着外面,面带笑容。
“喂,难道这就是你让我看的风景吗?”Thor觉得Loki在整自己。
“我告诉你,此乃本楼一景。修建此楼时,我特意开了这扇窗。”
“你喜欢看荒坟堆子啊。”
“喜欢啊,每观此景一次,我便觉醒一次。面对此景我不敢不快。”
Thor若有所思。

仙宫·药园
Loki去找史传奇。
“Loki,新婚燕尔,其乐融融?”
“师傅,云遮雾障,疑团重重。”
“此话怎讲?”
“我早就听说Steve是罗家小公子今年21,饱读诗书爱好画画不曾习武。而这个新郎今年才18,活泼好动,武功不错,但对书画没什么兴趣。你说会不会是他们把人掉包了?”
“你把这几天的事情跟我详细说说。”
“好。”

傍晚·仙宫·某处

Sam边走边抬头看,今天怎么黑的这么早?夜色降临,Sam似乎走错了路,他对仙宫还不像对罗家那么熟悉。整个仙宫安静极了,空空荡荡,不见半个人影。奇怪?现在不是饭点正忙碌的时候吗?风呜呜的吹着,阴云席卷而来,路上已伸手不见五指。树枝一下又一下撩过他的肩膀,拂过他的大腿,一股小风吹过他的耳旁,Sam毛骨悚然,拔腿就跑。他感觉没“人”追(上苍啊,是个人吧),大着胆子回头一看,依旧没有人。不过现在可以看清景物了,天上没有星星,更没有月亮,Sam这才发现,光源来自他的背后。

一阵阵呜呜咽咽的啼哭传来,Sam缓缓推开了大门,屋子里点了很多根白烛,照的整个屋子灯火通明。“奠”字上挂着白绫,下方的画像看不清楚。地上跪了很多人,披麻戴孝。
“谁死了?”Sam情不自禁的问出声,心中隐隐不安。
【猎鹰大人,您怎么才回来?】
Sam一阵晃神,对,他现在在罗家,他回来晚了,他没赶上……他没赶上什么?
【Steve少爷被将军府的人抬回来早就被折磨的不成人样,夫人老爷承受不住,也一起去了。】
“啊?!”
这是怎么回事?这上错花轿的事还没有过几天,Steve怎么会……
【你这些日子都去哪了?你怎么没陪在少爷身边?】
“我……这……”
【是啊,少爷不是嫁进仙宫吗,怎么又去了将军那?】
“那天在仙女庙……”
【少爷是代人受苦,你说,那人是谁,我要为主人报仇。】
【为什么要将错就错,Steve被害死了呀】
【你的新主子继承了仙宫遗产,你鸡犬升天,就不管Steve的死活了吗】
“不,不是……”
【Sam,你和我儿从小情同手足,没想到你竟做出这样的事来……】
【你说呀,你快说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Sam受不了了,大喊出来。他腾地一下坐起,“我不是,我没有,我没想到Steve会死。”

“Sam,回神了,你现在在仙宫。”

是Loki?Sam回过神来,他正躺在不知位于何处的凉亭里,外面夕阳西下红霞漫天。

“你看到了什么。”Loki的声音毫无感情。
Sam全然不似平日里那样活泼逗乐,他抿着嘴,不想谈论这个。他很生气:“早就听说仙宫是魔法世家,就连病弱公子都有此法力,怪不得仙宫发迹。是你给我看到那些画面的?你怎么能……”

“我不知道你看到了什么,我只是让你看到自己近日内心的恐惧,本来我只是想吓吓你好套话——你为什么会怕Steve死?他怎么了?”

Sam有点反应过来,Loki认为的“Steve”是Thor,他看到Thor继承了仙宫一半家业,也就是说他内心觉得Loki死定了,这让他不好开口,更不知道要不要戳穿Thor的身份。

“你不要想骗我,今天早上我看见你家少爷在石板桥上练武,你把他拦了下来,让他扔了竹棍,他自己坐的随意,你一转身他便正经危坐。平日里看得出你在处处为他打掩护,世上哪有你们这样的主仆?Steve不会武,他到底是谁?你又到底是谁?Steve为什么会死?是不是你们杀了他?”Loki脸色森然,双手魔法光芒闪现,威胁意味十足,“说!”

Sam咽咽唾沫,这位气质全然不同的三公子可真吓人。不过前面的话听起来怎么那么像吃醋?咳咳,他这么关心Steve的安危,理应告诉他事情的真相。于是Sam如此这般,说书一样,把所有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了Loki。

“原来是这样。他叫Thor,怪不得每次我叫他Steve他都怪怪的。”Loki嘴角含笑,自己都没有察觉。“谢谢你——不过刚才的事我是绝不会道歉的,新郎被换这种大事我这个当事人居然才知道,哼。公平起见,这件事你不可以告诉他,更不能告诉任何一个人,他还是Steve,你要更加小心谨慎,帮着他点,仙宫现在不能出乱子。明白了吗?”

Sam受到惊吓的小心脏在讲述中渐渐平复。Loki的反应让他心里止不住yoooooooo,听到后面他郑重的点头。

Loki给他一粒药。
“这是什么?”
“能让你忘掉幻境里发生的事情的药。”Loki说的非常快。
“请再说一次。”Sam当然听清了,他就是恶趣味一下。
“保证你乖乖听话的毒药,你要是以后做出不利于我的事情,你就会被毒死。”Loki这次说的非常清楚。
Sam很给面子的没有笑场,这三公子可真是刀子嘴豆腐心,虽然他让自己进入幻境非常过分,但这人总体来说很不错,何况他还用行动道歉了——他颠颠手里的药丸——难道不是吗。

Loki和史传奇又在药园相见,他二人分析的不错,从Sam入手,果然知道了真相。

“这Steve是假,可新郎是真,他甘愿替Steve来仙宫受罪也是真的。我动了点凡心,也不是假的。”Loki心里对Thor非常满意,“现在就是不知道真的Steve是被错送金州,还是回到了扬州。”

“十有八九是到了金州,要是送回了扬州,他家定会要求重办婚礼的。”史传奇分析道。

Loki想想Odin的铁腕,不禁点头:“言之有理。却不知Steve到冬日大将军府上,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

史传奇摸摸自己的小胡子:“Loki,若想知道金州的情况到也不难,我的外甥Peter Parker恰好就是冬日战神麾下的一员小将,他多次来信求我到金州的军营中,助其救治重伤的将士。我原已决定近日北赴金州,到了那里便可把罗家少爷的情况打探清楚。”

第二天天一亮,史传奇便出发了。他手带玄戒,在空中画个圈,便到了金州城外。
金州乃军事重地,与阿斯加德亚和尔夫海姆接壤,整座城池外加城外十里之内都有法术加持,以防间谍渗入。虽然直接进去根本难不倒这位大法师,但他还是很愿意遵纪守法的。
史传奇的斗篷非常兴奋,到了郊外,他想飞就飞想动就动,终于不用装死了。
史传奇路上和斗篷斗智斗勇,一路上拉拉扯扯,总算是没多大偏差的走在去军营的路上。
“老伙计,”史传奇和斗篷商量,“前面有个茶棚,咱们休息一下吧。”
斗篷表示同意。

将军府
“大总管不好了,夫人不见了。”
“什么?”Rumlow非常吃惊,他送家书不是报平安吗?
“房间花园哪哪都找过了,可是夫人不见了。”
“要你们有何用?这大中午的才发现。来人,骑上快马,往扬州方向追去!”
军士领命出发,仆人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出。

Steve向北一直走。有一凶神恶煞之人手执鞭子大喊:“你跑,我看你往哪跑?”边说边冲Steve跑来。Steve见势不妙,拔腿就跑。奇怪,将军府的人怎么会追上来?总管应该以为自己去了扬州才对。“你跑,看我不抓住你?”
两人开始了疯狂赛跑。
那人体力甚好,渐渐追上了Steve,Steve心想这下完蛋了。
那人嘿嘿一笑:“呵,让我抓住了吧。诶,小伙子,你跑什么?”
Steve扭头一看,那人牵了一头驴……原来是追驴啊。
“小伙子,你跑什么呀,这驴又不咬人。”
Steve无奈笑笑。
这走了一上午又跑了一段,Steve决定到前方茶棚休息一下。

茶棚里客人还挺多,Steve随意找人拼座。同桌的大叔仙风道骨,穿着披风,看着挺稳重,像个好人。“大叔,请问军营怎么走啊?”

评论(3)
热度(27)
 
 
 
 
 
 
 
 
 
© 铜雀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