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错花轿嫁对郎au 3-3 做医徒

本文设定请戳前文

出场人物: Steve 史传奇  小蜘蛛
特别出演:孙二娘 张青 史传奇的斗篷

概述:Steve得到史传奇的帮助进入军营寻冬兵,期间受到了小蜘蛛的热情招待。

本篇5000字

【第三章 史传奇手握剧本,丹青手变身医徒】

3-3 做医徒

金州·郊外茶棚

史传奇打量眼前的年轻人,浓眉大眼(当然没有那个人眼睛大),眼神单纯,唇红齿白,一头金发十分耀眼,在金州金发是极其罕见的,这里的人大多是棕色或黑色的毛发,这和隔壁的阿斯加德正好相反。

“大叔,请问军营怎么走?”Steve说话不紧不慢,语调平和,那双蓝眼睛真诚的望向对方,十分博人好感。

“从这往西直行路不难走。”史传奇喝了口茶,“可那正在打仗,你去那里有何公干呀?”

“我,我是去看望兄长的,他在军营为国效力。”

“听你口音像是扬州一带的人。”

Steve心中佩服:“大叔好耳力,在下正是扬州人士。”

“你是一个人来的?”史传奇眼神关切,眼前的年轻人让他想起了Peter。

“正是。”

“看你小小年纪长得又十分·文弱,只身一个人出远门,路上可要多加小心啊。”史传奇想表达小伙子你长得太招人了,一看就是个书生不会武,怕被坏人惦记,但话不能这么说,感觉怪怪的,结果嘴上就蹦出个文弱——看看Steve健美的身材,算了,说都说完了。

“多谢大叔关照。”Steve说完忍不住低头看看自己,看着很弱吗?

茶棚外,一个人高马大的女人驾着马车来送酒。Steve眼前一亮,上前询问:“这位大姐,请问你的马车租吗?”

那女人打量他一番:“要去哪啊?”

“我要去军营,看望我的兄长。”

“你这是过河遇上摆渡人,赶巧了,这就走吧。”
Steve赶忙拿上包袱,再次感谢史传奇,上了马车。史传奇目送二人离去,若有所思。

那大姐驾着车,和旁边的Steve搭话:“我说公子,你长得又白又嫩,真够俊的啊,不是北方人吧。”

“我是扬州人。”

“怪不得呢,都说扬州出美人儿,就连男人都长的这么白、这么俊、这么漂亮,这么——让人心动!”Steve闹一大红脸,心想早就听说这边关民风剽悍,果真如此。

大姐放声大笑,扬鞭策马,向前驶去。

树林前面有片空地,里有一间小屋,旁立一幡,上书十字坡分店。屋前有一人正在磨刀,他头带青纱四面巾,身穿白布衫,下面腿系护膝,八答麻鞋,腰系着缠袋,生得三拳骨叉脸儿,微有几根髭髯,年近三十五六。他见马车上还带了一人,面露邪笑进屋去了。

大姐停下马车,招呼Steve:“这里就是我家,进来歇歇吧。”Steve表示还是赶路要紧,大姐让他稍等,自己进屋去了。

她向门口张望一下,悄声说:“当家的,我带回来一头肥羊。”
那男人比划着尖刀:“怎么不带进来?”
那女人眼睛一转便来了主意:“看我的!”

“诶,这几天尽是怪事,”大姐出门来,“公子我跟你说啊,今天早晨我家当家的在山里挖到一株小树苗,不仅能随着音乐跳舞,还会说人话。”Steve大为惊奇,这难不成就是书上说的树人?“走走走,我带你去看看。”

Steve刚一进门,就被那汉子制住。大姐转身关好门。

“把钱统统拿出来。”那汉子凶神恶煞。

“你们还没把我送到地方呢,拿什么钱给你。”Steve有点懵,这是什么情况。

“哈哈哈哈哈”他大笑Steve的天真,“你坐了我的车,跨进十字坡分店的门槛,站了我张青的地皮,那不得拿钱呐,啊~”语毕拿出刀架在Steve的脖子上,大姐挽起袖子:“拿出来!”

Steve掏出行李中的钱袋。

“就这么点?身上呢?”

Steve只好把身上的钱也掏出,他趁二人注意力都在钱上,抱着行李就要跑,还没跑出门就又被拽回来。

“还想跑?”

“我身上值钱的东西都给你了,怎么还不让我走啊?”Steve满头冷汗,紧盯着二人。

“走?你打听打听,有谁能进了这个门活着出去的,你这只肥羊,老子宰定了。”张青拿起刀挥向Steve。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史传奇破门而入。那对夫妻吓了一跳:“你是何人?”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你是谁,快说。”

“路过的医生。”

呵,医生都敢来冲好汉,是活的不耐烦了吧。二人拿刀拿棍,冲向史传奇。

棍子冲史传奇当头劈下,史传奇一个闪身躲过,握住棍子,同时张青手握尖刀冲侧腰而来,史传奇抬腿踹开他,顺手把棍子往前一推,那妇人打一踉跄。

二人心想小看这医生了。

他们重振旗鼓,妇人直接上拳,出手相当之快,只能看到残影,拳拳冲向史传奇的面门,史传奇边退边躲;张青趁机挥棍而上,没想到那斗篷像活了一样,一下卷住棍子,张青紧握棍子想抽回却被顺势举了起来。史传奇趁女人分神,直接将她击倒。

“大爷,大爷,饶了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二人纷纷求饶。

史传奇无奈的看看自己人来疯的斗篷,耸耸肩,斗篷心不甘情不愿地把张青扔到了外面。他带着Steve往外走,前脚刚踏出门,只见那女人提着尖刀冲二人袭来。

他们刚刚是诈降!

史传奇条件反射开了个传送门,女人瞬间无影无踪。张青趁机抄起墙根的斧头,从后面挥向Steve,说时迟那时快,史传奇既能缩地为尺亦能反其道行之,他双手一挥,张青与Steve的距离飞速拉大,他开了个传送门,张青顿时掉了下去。斗篷的一角晃晃他的手,史传奇一笑,他俩这回想一块儿了,他在那个传送门斜上方又开了一个,女人飞了出来,“大爷,我知错了,饶……”话还没说完,划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掉进另一个传送门。张青啊啊大叫,也跟着飞了出来,二人循环往复。他们这才知道惹了什么人了,肠子都悔青了。

Steve和史传奇看热闹,听着他们凄凄惨惨的求饶真是出了口恶气。听着二人是真不敢了,史传奇这才收了神通。“你们两个若是再在这条路上为非作歹,这就是你们的下场。”二人赶忙应声,“我们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史传奇拉上Steve:“咱们走。”
Steve可没忘,转头问那二人:“我的钱呢?”二人慌忙把钱奉还。

树林中,Steve和史传奇向军营方向走去。

“年轻人啊,你看刚刚多危险……”

Steve这才从劫后余生的情绪中走出来,赶忙道谢:“大叔,多谢大叔救命之恩,我结草衔环永生不忘。”

史传奇扶住Steve:“小公子,不必客气。”

“大叔,不知道此处离军营还有多远,真怕路上再遇歹人。”Steve有些不好意思。

史传奇轻声一笑:“小公子不必担忧,实话告诉你,我也是要去军营的。”

“真的!”Steve喜出望外,“那太好了,我可以与你一路同行。”

“你呢是看望兄长,我呢去军营行医。我有个外甥是冬日战神手下的一员小将,他多次请我来,我也是真心想来,可总也脱不开身,这次北上也算是了我一桩心愿。”

“那真是太好了。”

“我叫Stephen Strange,大家也叫我史传奇,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Steve心想我们的名字好像,说出来会不会被以为是开玩笑,又想到他的真名也许上了此地的黑名单,于是报上了另一个常用的化名:“我叫Chris Evans,您叫我Chris就行,我叫您Dr.Strange行吗。”

“甚好甚好~”史传奇觉得Chris非常上道。

二人边走边聊。

“Dr.Strange,听说军队戒备森严是吗?”

“是啊,即便是亲属也不能擅自入内。”

“到了那我也进不去,这可怎么办呀。”

“这样吧,我看你也是个灵慧的读书人,给我做帮手,以医徒的身份随我进入军营,我把医道传授给你。这样你既能找你兄长,又可以学到医术,岂不是一举两得吗?”

“真的!”Steve心想今天可是遇上贵人了,“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史传奇对Chris更是越看越顺眼了。Chris明晃晃的金发让他回了神,他伸手从万能口袋中掏出一顶黑色假发。这军营里女子和金发的人均不得入内。倒不是歧视,军队有男营有女营,为了秩序,女营也不准男子入内,他们要去的鹰军驻地可是纯男营。鹰军将士大多出身北方,跟着冬日大将军出生入死,这里面还真没有浅色头发的人,所以在这边城的金发人,极有可能是别国派来的奸细。

Steve感激的带上师傅给的假发,说话之间二人已经抵达军营。

门卫通禀后,一人快步迎面走来——正是冬日战神麾下的首号大将,人称蜘蛛侠的Peter Benjamin Parker校尉。他身穿黑袄,肩披铁灰甲胄,胸前系结十字甲,胸口上的圆形护盔在夕阳下闪闪发光;两肩的披膊明显可看出成鹰头状;是鹰军的武士,人人赞扬的鹰军!

“舅舅,您终于来了,我可想死你了。”Peter边说边向后张望,“我的大眼睛Tony不来吗?”

“没规没距,他是你舅父。你小子根本就不想我。”

“哪能啊,我等您啊盼您啊都快登出相思病了。”

“Peter,休要胡言。”语毕,甥舅二人相视一笑。

“这位是?”

“他叫Chris Evans,是我的徒弟。”

Steve点头为礼,抬头却迎视到Peter不避讳的惊艳眼光。 

 “哎呀呀,这个小哥哥可真是太俊了,就像从画里走出来似的。”Peter张大眼猛看着,久久才吐得出气,一出口便是直言无讳!

Steve尴尬得不知如何开口才好!堂堂的校尉大人竟是个大孩子,他会喜欢这种坦率的人,却无法相信这样的人居然会是一个将领!他身后那两个门卫看来威武多了。

史传奇见这小子又开始嘴里跑火车了,赶忙叫停:“好了,Peter,还不带我们进去?”

“哦。舅舅,里面请。”

“你要是有将军一半的沉着,就能独当一面成大事了!”

 Peter挥着手。

  “我只要在沙场上沉着使成,平常老押着死板脸,多吓人呀!我大哥冬兵已经没药救了,天生的威严。我呢,再说吧!舅舅,昨日两军打了场小仗,我方有五十来人轻重伤。军中大夫医术并不高明,我大哥发脾气了,他说再治不好重伤员就要他们的脑袋。”

“大将军果然残暴。”Steve小声嘟囔。

“你说什么?”Peter没有听清。

“我说将军果然厉害。”

“那当然了。舅舅,你来了那些重伤员就有救了。先安顿一下……”

史传奇打断他:“先领我进帐看看伤员。”
 
就这样,Steve刚到军营便开始了医徒生活。

史传奇将Steve安排在药房工作,不必面对任何人,又可专心学习医药知识。三天了!他该对这种体贴安排感到欣喜,但是他也心急;见不到将军本人,那他千里迢迢而来又有何意义?即使是他身处军帐中,在戒备森严的情况下,要见到将军简直难如登天!每个关口都有管制,都有口令,尤其在近将军帐房那一带,连一只蚊子也飞不过去,除非将军有特命,不然谁也过不了那关口,连求见也得不到通报。他只能每天看书与磨药,心急得不知如何才好。而战争还没到全面交锋,每天就有大小不一的战况;史传奇若没有出任照料受伤兵士的任务时就对那票小军医们行再教育;也为了怕将来人手不敷使用,空闲时也教Steve和士兵一些简单医术。Steve的主要工作就对着大批药材研磨,以防将来有大量伤亡时能派上用场。

虽然是在大后方,但置身于战争中,还是让Steve颇感热血,哪个男儿不想保家卫国,可惜他们扬州兵役非常轻,名额每年就那么几个,他小时候又体弱多病,记录并不完美,自然是没他什么事了。

 常会来找他聊天的是那个有双重性格的Peter。私底下,他爱笑爽朗得像个大男孩,一旦披上了战甲,他就是个严峻威武的校尉大人。这不,他又来了。

“Chris你忙什么呢?”Peter手里端了一盘果子,笑嘻嘻的走了进来。

“师傅让我捻药包写药名。”

Peter往桌上瞅,药包上写着睡眠散。他把盘子放好:“这是犒劳你的。你和我舅舅都太辛苦了,来拿着,别客气。”Peter拿起一颗果子啃了一口继续说:“Chris我查了各个营的花名册怎么也查不到你哥哥的名字。”

“那是怎么回事?”Steve嘴上这么说,心想我这胡诹的名字查到了才麻烦,“要不你带我去见大将军,说不定他记得。”

“你现在甭想见将军。”

“怎么了?”

“这一来啊现在战事繁忙,二来他府上出了点事。”

“出什么事了?”Steve想八成和自己有关。

Peter左右看看,放低声音:“本来啊我不该和你说,我大哥从扬州娶了一门亲,可那个人啊耐不住寂寞与我大哥面都没见就从将军府逃跑了。”Peter边说边皱眉,满脸写着对“那个人”的嫌恶。

“有这样的事啊。”Steve心虚。

“大哥他现在又忙又气又烦,你呀还是知趣点别去打扰他。”

看Chris情绪有些低落,Peter安慰道:“Chris你也别愁眉不展的,咱们再继续打听你哥哥的消息嘛。哥哥找不着也没关系,我可以做你的brother嘛。”

Steve嘴角微微抽搐,怎么听起来像在占他便宜。

Peter才没有注意到Steve的表情,继续说到:“我上面有三个姐姐,下面有个妹妹,就是缺个兄弟,我太想要个兄弟了,宛若亲生亲密无间那种。诶,Chris咱们结拜为兄弟吧!”

这样热情似火的Peter,Steve敬谢不敏:“哎呀,Peter校尉,你舅舅还等我送药呢。”Steve说完立马起身拿药就要走。

“欸欸,Chris我还没说完呢。”

“我还得走呢。”Steve逃也似的离开了医帐。

我是不是太唠叨了?小蜘蛛Peter认真反思。

评论
热度(23)
 
 
 
 
 
 
 
 
 
© 铜雀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