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错花轿嫁对郎au 4-1 观奇景

【第四章 有奸细扑朔迷离,掉马甲愿赌服输】
幻视和冬兵终于上线了,Thor,Steve,Peter,冬兵都有看到好景色哟。
本篇5500字,终于让第二对cp见了面,鼓掌👏👏👏

出场人物: 锤 基 Hela Freya 盾 冬 小蜘蛛 Skurge 幻 红 史传奇

4-1 观奇景

仙宫

Thor站在池塘边,突然有人拍他肩膀,吓他一跳。原来是Hela。

“Steve,没吓到你吧。”Hela笑得亲切,Thor却觉得心里毛毛的:“是表姐呀,没什么,没什么。”

“Loki在哪呢?”

“他,他在屋里。”

“哦,Loki近来身体怎么样?”

“就那样吧。”

“来Steve,这边请。”

Thor心里叫苦不叠,老天,还要继续尬聊吗?

二人找地方坐下。

“Steve啊,Loki自幼身体虚弱,前几年更是病痛缠身,幸亏来个了史传奇,虽然医术古怪倒也有些本事,Loki的起色这才好转,不过气血尚亏不可劳累啊——还望Steve多加照应。”

Hela话里有话,不过这Steve没什么反应,看来是没听懂,Hela再接再厉。

“Odin让我来操持仙宫的商务,就是为了Loki能够早日康复,早日经管仙宫的家业。我从小长在尼福尔海姆,那里可比不上华纳海姆繁华,现在要过问仙宫的大事小事家事商事,也是在力不从心啊。”Thor点点头,Hela喝口茶继续说道:“Odin是我的外公Loki的爷爷,虽说这手心手背都是肉,Odin对我们俩是同样的钟爱,但仙宫的嫡亲血脉是Loki不是我Hela啊,所以Loki身体一旦恢复,能够撑起这仙宫,我便要返回尼福尔海姆去了。”

Hela说了半天,Thor想这番话是来示好的?

Freya端着药罐在角落看了半天,忍不住走了出来。再不打断,Hela火热的眼神都要把姑爷点燃了。

“哟,大小姐。”Freya过来打招呼,“姑爷,我给三少爷送药来了,他不在吗?”

“他在屋里呢。”

“以前呀三少爷总爱一个人闷在屋子里,可如今姑爷您来了,这三少爷也该改个脾气了。不过呀这事也不能急,得悠着点慢慢来~”

Freya表面上跟Thor说话,其实是说给Hela听。Hela看着她自以为是就来气,漂亮是漂亮,就是脑子不够用:“Freya,姑爷可是一个心中有数的人,何须你来唠叨。还不赶快给三少爷把药送过去。”

“哟,大小姐您这就不知道了,自从在新房里新添了一张睡榻,这药啊就得靠姑爷一口一口的往三少爷嘴里喂了。”Freya向Hela暗示他二人感情甚好,换个套路吧。Thor被她说的不好意思,哪有那么夸张,但这种事也无从解释,只好垂着眼猛灌茶。Hela对Freya这种吃醋行为感到厌烦,但她表面不动声色,继续对Thor说:“Steve,Loki的身体还得靠你多操点心,多费点神,你初来乍到,如果有什么需办之事尽可找我。”Thor心想虽然大表姐怪怪的,但还挺热情。“对了,明天我要去外地十几家商号去巡查,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你可以找她。”

“找我?”Freya有点懵,话题转的有点快。
Hela笑得和蔼可亲:“你可是老太爷的贴心丫头啊,不找你找谁。”Freya的母亲从前备受Frigga的青睐,她母亲去世后,Frigga和Odin很照顾她,把她当半个孙女,在府中的仆人里很有地位。Hela盯着Freya,我不在你得好好盯着他们。Freya意会:“对对对,找我。”

Loki在观景楼冷冷的看着这一幕。

金州军营

药房中Steve正在磨药,不知在想些什么,眼神飘远,长舒口气,手不知不觉中停了下来。

“Chris?”Peter走进来就看见这人在发呆,蹑手蹑脚走近,猛地一拍。Steve一个激灵站起来。

“Chris,你在想什么呢?”

“我没想什么。”

“瞎说,我早就都看出来了。这两天你神情恍惚闷闷不乐。Chris你想什么呢?”

Steve无奈,继续磨药:“都跟你说了没想什么。”

“不就是没找到哥哥么,有什么大不了的。男子汉大丈夫还离不了哥哥了。”

Steve笑笑,这小孩,该怎么跟他说呢?

“Chris你停一停,我带你去个好地方。”Peter显得非常兴奋,一双眼睛睁得又大又圆,睫毛忽扇忽扇,定定地望着Steve。

“什么好地方?”

“人间仙境。这地方只有我知道,走走走,去开开眼。”

到了地方,Steve才知道Peter所言非虚。这里的植被非常茂盛,多种多样,错落有致,郁郁葱葱。被围在中间的水泊非常清澈,一道小瀑布从小断崖落下,旁边的山丘竟是被又一片树木撑起,抬头一看,这片森林又撑起另一个“丘陵”——真是一道奇景啊。

“我没骗你吧Chris,”Peter见Steve兴奋起来,自己也非常开心,“我没事的时候常常一个人上来这里,洗澡啊游泳啊,对了Chris,你会游泳吗?”

你问一个南方人会不会游泳……Steve心里默默吐槽,嘴上谦虚着:“会一点,游的不是很好。”

“不太会没关系,我可以教你啊,Tony游泳超棒的,我就是他教的。”Peter边说边脱衣服,“哦,Tony就是我舅父,他人可好了。他要是见了你……”

Steve赶忙拦着:“Peter,不是,你别脱啊。”

“没事,不用和我客气。”

嗨,这哪是客气的事啊。Peter的衣服意外的滑,Steve见拦不住,撒了手背过身去。

“我跳水也不错,待会跳一个给你看。”

“Peter你别脱了,我不看。”

“你怕什么这又没有女士看。”

Peter转眼就脱得光溜溜的,屁股圆滚滚的跟白馒头似的,眼看就要一个猛子扎进水里。这时传来号角的声音。

呜——————

呜——————

“唉,Peter你听。”Steve反射性的寻找Peter的身影,一道赤条条的背影印入眼帘,Steve赶忙捂住了眼睛,我去,这孩子是多缺心眼啊。

“哟,不好,是军号。”Peter赶忙抱起衣服边穿边跑,还一边喊着:“Chris对不住啊,我得先回去了,一会儿你顺着原路自己回去吧。”

“我知道啦——”Steve这才睁开眼。被这个活宝这么一闹,Steve早把烦恼抛在脑后,暂时安心享受起这仙境的美景。

Thor拿着Loki给的能量镜看着眼前完全不同的景色。

“这东西真神奇,原来你们会魔法的人眼中的世界是这样的。”Thor拿着能量镜左看右看,只见一个金色的能量罩笼罩着整个仙宫。

“这是魔法痕迹成像仪,能看见使用魔法所留下的能量波动,也叫能量镜。跟普通人用的热像仪原理差不多。这是一个矮人过来行商的时候送给Odin的,Odin又送给了我。”

这里景色不好,去观景楼可以看到全府的景致,于是二人携手一同登上观景楼。

观景楼上,Thor看到了更多的奇妙画面,尤其是那片Frigga亲手种下药圃,那里魔药植物众多,所呈现的魔法痕迹更是精彩纷呈。

安古兰的花瓣是纯白的,整朵花像个襁褓,里面的能量体形态像刚睡醒的小婴儿,挥动着小手小脚。莳萝的花萼倒吊内扣,从能量镜中看,下面竟满缀着一个个水晶珠,紫色的光芒在里面盘旋。平日里看起来像是只有花蕊的山荷叶,在镜下才展现出她的美,六个花瓣像冰雕一样,晶莹剔透,又像流动的水,总有那么一粒水珠缓缓欲滴。

在池塘上空,游动着一种透明的鱼,内部构造能看的一清二楚,从某个角度看像个桶。它们排列成一个漩涡浮游,忽又散开,远看像是一只巨大的蝴蝶翩跹飞舞。Thor拿开能量镜,果然用肉眼看不见。边上的竹林里一颗竹笋冒了头,静止了两秒,突然疯长两米,伸出枝干和叶子,Thor感觉自己甚至可以听到它生长的声音。Thor疑惑,这竹子不都是实体吗,怎么能量镜看的这么清楚。他再仔细观察这才发现那能量体正是在一株竹子内长出,吞噬掉旧的外壳,慢慢形成新的实体。回廊上的灯笼原来都悬浮在半空,不知道又是哪种神奇魔物被当成了灯笼。

柳枝被风吹拂,袅袅而动,一条条巨虫游动其间,那巨虫非常的长,半透明各种颜色都有,像色带一样。色带毫无头绪杂乱无章,有的中间像是打了结,有的把树饶了好几个圈,Thor正疑惑这是什么生物,就和一只眼睛死死对上。Thor失声叫了出来,把Loki吓了一跳。看着那只眼睛和Thor大眼瞪小眼,他忍不住放声大笑。原来那是一种魔法昆虫,大小外形看是来和人的眼球别无二致,“瞳孔”还能放大缩小,真实极了。那彩带正是它飞行留下的痕迹。

“这小眼球细看还挺好看的。”Thor
平复了被吓了一小跳的心脏,把玩着能量镜,“这个东西真好玩。”

“我们仙宫好玩的东西多着呢,你以后啊自己慢慢玩吧。”Loki见Thor兴致勃勃,脸上的笑意更深。

“那还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快拿出来让我看看。”

“诶~这倒不用着急吧。对了,不过我得告诉你,我们仙宫里呀有真好玩的也有假好玩的,有不好玩的还有不能玩的。”

“还有不能玩的?什么不能玩?”

Loki依着扶手坐在摇椅里,手里抛接着匕首:“这个今天我就不告诉你了,日后……你自会知道的。”说完冲Thor来了个wink。

Thor可不买账。

“诶,你别哼哼的,我可不是故意卖关子吊你胃口。”Loki边说还边躺下了,摇来摇去“哎呀,这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Thor是那种会被吊胃口的人吗?还真是,虽然他听不懂Hela和Loki的疯狂暗示,但这几天他是更加了解Loki了,这个男人嘴上功夫了得,并且总是憋着坏,他才不要上他的套。Thor走出观景楼,爬上旁边的凉亭,看看还在那里闭着眼睛摇啊摇的Loki,决定不理他,向其他地方望去。

仙宫某处

“狠狠打,给我狠狠地打。”一个发型像渔叉的后脑勺映入Thor眼帘,这不是总跟在Hela后面的Skurge吗?只见以Skurge为首的几人围在一起对一人拳打脚踢,那人看起来都红透了,大事不妙。“Loki,Loki~”

Loki立马起身:“诶,你怎么了?”

“出事了,不好玩的来了。”

Loki健步如飞来到Thor身边。

“在那边,他们在打人,你看。”

那个渔叉后脑勺分外扎眼,周围几个仆人还拿着棍棒殴打一人,那人好红啊,不会是大出血了吧。

Thor和Loki往事发现场赶去。途中遇上Wanda焦急的比划,她也目睹了那场毒打,是来向Loki哥哥求助的。三人小跑着赶了过去。

Skurge恶狠狠的拽着那人的衣领:“小兔崽子我叫你骂。”说完又把他往地上一推:“给我狠狠打。”
这时一个中气不足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住手——”

Skurge扭头一看Loki被Thor扶着,Wanda跑在前面,朝这边赶来。

“原来是三公子。”Skurge虚虚作揖,心想这病鬼怎么出来了。

“Skurge你们为何殴打这个小孩?”

“三公子,这小子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他竟然跑到咱们西府大门口,胡叫乱骂。”

“哦?他骂谁?”

“这小子狗胆包天,他破口大骂大小姐。”

“Hela表姐……”Loki和Thor对视一眼,“那可真是狗胆包天了。”

地上那人面露轻蔑。

“Skurge这小东西他都骂什么了?”

Skurge义愤填膺:“他骂大小姐……”Skurge反应过来敢紧收声,解恨似的又踢了那人一脚:“三少爷,他骂的实在难听小人不便再说呀。”

“不便说那就不必说了。”Loki挥挥手,和Thor一起蹲下,定定的看着那人,确认过眼神,Loki问道:“小东西你为何和我们仙宫过不去?”那人哼了一声拒绝理会。

Loki扶着Thor的手起来,对Skurge说:“这小东西还挺拧的,Skurge待会把他带到我那去,我来盘问他。”

几个仆人看看Skurge,都没动。

“我让你们把他送到我那去,你们怎么都不动?”Loki不满。

“三公子,您呢这身子弱,就不必费这心劳这神了,这是交给小人就好。”Skurge边说边让仆人往走带人。

“你们不许动,你们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呀?”Loki嘴唇苍白,面露不悦。

“三少爷,大小姐到外地巡查商号去了,她不在家。”

“大表姐不在家,可我这仙宫三公子在家。”

“欸三公子,等大小姐回来我们还是问问她再说吧。”

Thor听不下去了:“你这人怎么这么啰嗦。”

Loki拍拍Wanda的手安抚她。

“姑爷,您这初来乍到不了解情况,我看还是别管此事。”

“姑爷我还管定了。”Thor推开Skurge就要带人走,Skurge回身伸手拦住:“姑爷,我看你还是听我的话没错。”Thor不跟他废话,一个反手让Skurge手腕脱臼,两手轻轻往他胳膊的麻经一弹,Skurge立刻缩成一团,哎呦不停。“你听姑爷的话没错。”Thor说完推开Skurge,带着那人就走,Wanda赶紧帮忙扶着,一起回到了卧房。
Skurge哎呦两声,看周围的蠢材无动于衷,大骂:“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老爷揉揉。”几人赶紧给他揉揉胳膊。

金州·军营

医帐外传来阵阵马蹄声,有人高喊:“将军回营了,这一仗打的漂亮!快,快给将军让路。将军回营了——”

Steve喜出望外,来到军营这么久,总算可以见到将军了,他连忙跑出医帐。外面马蹄声阵阵,烟尘四起,这么多士兵,将军在哪啊?

Steve大声问一扫地老兵:“将军在哪呢,不是得胜回营了吗?”

老头:“将军?对,回来啦,打了胜仗回来了。”

……

“怎么不见将军的人马呢?”
“啊?”
“将——军——的——人——马。”
“不是刚刚过去嘛。”

……

伤员陆陆续续送往医帐,Steve只好先回去帮忙。从一开始的慌慌张张什么器械都不认识,看见伤口总想别过头,到现在熟练的辅助史传奇,见血喷出也不怵,Steve的进步神速。

救治工作告一段落,史传奇让Steve把睡眠散收好,下回还够用。

夕阳西下,累了一天的Steve决定去洗个澡。

黄昏的仙境是另一番美景,Steve看看确实四下无人,拿下假发,脱掉外袍,走入水中。湖水清凉舒适,Steve潜下去,湖水十分干净,Steve睁开双眼,鱼儿从他身边游过,水波划过他流畅的肌肉线条。他浮出水面,水珠从他金色的发梢滑落,顺着白皙的脖颈滑到锁骨,划过结实的胸肌,顺着腹肌的纹理回到水中。Steve矮身,湖水慢慢爬上他的胸膛,耀眼的金发贴着他的脑门,蓝色的眼眸在夕阳的照耀下呈现紫色。

从树林中走来的冬兵停在原地,正看到这泛着金光的侧身剪影。

评论(1)
热度(25)
 
 
 
 
 
 
 
 
 
© 铜雀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