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错花轿嫁对郎au 4-4 解战袍

【第四章 有奸细扑朔迷离,掉马甲愿赌服输】
出场人物: Steve,冬兵,史传奇

医帐内

    “Chris!Chris?”

    史传奇的呼叫声伴着疾步而来,很快的打开Steve的房门,迳自抓着药材,急得满头大汗!

     “怎么了?师父,发生什么事了?今天不是小战事而已吗?”他也被史传奇的匆忙弄得紧张起来,不知发生什么了大事。

    史传奇将一些药材放入药箱后才道:“将军中了一道冷箭!为了救Peter那傻小子。不然哪,Peter早成一具体首了!跟我来。”他往外走,又接着道:“连日来的战捷让那小子失了防心,今日打了胜仗后就大意的追上去,对方在暗地埋伏了弓箭手,应该是老对手鹰眼带队。一阵箭雨过来,三箭直冲Peter要害而去,要不是将军及时以鞭子抽他落马,代他受了一箭,我都不知道到时候怎么跟Tony交待!”

   “今天的伤亡如何?”Steve跟着他疾步而行,心头的不安不知是来自Peter或是那位冬日将军!

    “士兵的情况良好,咱们先进主帅帐营照料将军才是正事!”

    他猛然止住步子。

    “我——我也得去吗?”

    史传奇奇怪的看他。

    “你的医术可以了!我得替将军取出箭矢上的倒勾,这种伤很难处置,你学起来,将来全面开战时必会面对各种各样的伤口。Steve,现在不是害怕的时候!将军不会吃人的。”

    “我明白。”Steve回答的坚定,他现在只是有些类似于近乡情怯的感觉。终于可以见到冬兵的真面目了!而且——也许这也是他唯一的机会了!他总得先看看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吧?何况他正受伤着不是吗?也许他正昏迷不醒,正是打量他的好时机。

    穿过了重重森严的守卫,终于进入了主帅的大帐营中。营内又分外营内营,里面隔着一间将军的休息间,外头是将军与谋士指挥调度、运筹帷幄的地方。一踏入外营,先看到的是一脸懊丧、身上些许小伤的Peter。史传奇关怀他几句,Peter立刻着急的说:“我真的没有大碍,舅舅,快去治疗将军的伤吧。”

     史传奇不忍心取笑Peter的心急,想像得出Peter必是自责太多了!此时只有处理好冬兵的伤,才能使Peter的心好过一些。他皱眉道:“你的伤也得先上药,Steve,你先进去脱下将军的战袍,洗净他的伤口,我等会就进去。”

    “是。”他应了声,立即转入后帐。内帐中只有一盏大灯挂在入口处。前头的日光到达不了内部,只隐约看到床榻上半躺着的身影,银白的战袍透着些许闪光。他端着小灯移近床头,轻置在床柱上头的平台上;原本想偷看这人是何模样的,此时他料定了将军正在昏睡;不过,他左肩涌出的血渍濡湿了上身的白袍,是那样让人触目惊心!让他连偷看时间也没有!是怕他流光了血。于是急忙要清理这人的伤口;一只折断的箭末端全刺入左肩口,正好扎在肉体与铁臂相接处与心脏之间的微妙地带。只差些许便没了命,幸好有护盔挡着。一定很痛吧,无论是现在的伤口,还是当年断掉又重接的铁臂。

    手指一触及那男子的襟扣,Steve突然间闪过一道不合时宜的念头——对方是别人的丈夫!而自己是冒名顶替的。他不觉收回双手;更快的,床上的男子右手矫捷的抓住他收回的手腕,他整个人倒入床上男子的怀中!

    Steve低低惊呼一声,遇上了一双锐利的眼眸!

    是他?是他!

    不必看清面孔,光是这一双眼便能让他清晰的记忆起昨夜的一切!他居然就是将军!那个声威震四方的冬日战神……他这个假Thor的……丈夫!

    “你是James Buchanan Barnes?”他的眼睛可真大。

    “可不是!而你是那个自称将军夫人的人!竟然不认得我。”他低沉的口气满含讥诮,虽然毒箭让他的躯体变得麻木,但军人的敏锐让他早早察觉出Steve的到来,他的身影和那日的重叠在一起,在Steve转过来前,他便闭上了双眼。她凑近了,她想跑?冬兵一把抓住了她,离得太近,只能看清她扇子似的睫毛不安的呼扇,和夕阳下见到的一样……她还穿了一件高领的衣服,这天气,不热吗?冬兵那灼热的目光与平日完全不符,甚至几乎让人忘了他身受重伤!但Steve忘不掉!因为他跌在他身上时无可避免的碰了一手血湿!

    “我——”

    正要说什么,史传奇的闯入无异是解救了他的困境。

    “Chris,将军的伤口洗干净了吗?”

    “还——没有!”他连忙拉回自己的手。

    史传奇搬来了设备,霎时满屋尽是光亮,每一个人的长相皆无所遁形!

    他屏息的看到了冬兵的真面目——这真的是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冬日战神吗?和昨天那个凶神恶煞的是同一个人吗?刚刚那么锐利的眼神真的是眼前这个人的吗——一双泛白的嘴唇在血液的衬托下格外妖冶,他眨巴着超级大size水汪汪眼睛(是被突如其来的光晃的)简直是放大版可爱泰迪熊——之所以化烟熏妆戴面具是为了让自己凶狠一点!Steve瞬间做出了总结。

虽然冬兵因中毒看不清眼前的事物,但他还是死死盯着Steve的方向,看着她的眼睛。

    史传奇的惊呼声打断了两人深沉而忘情的注视!

    “老天!Peter那小笨蛋没告诉我你中的是有毒的箭!该死!Chris,快拿水来,将一包解毒粉掺入其中!”

    “哦,是!”

    一听到“毒”这个字,Steve心里一惊,这真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对手太阴了。他中了毒才会血流个不停吗?那他为何还没昏倒,居然仍能说话?而他甚至跌在他伤口上……

    匆匆打来一盆水,史传奇全神贯注研究如何取出那根有倒勾的箭矢。而冬兵只淡淡说道:“我已服下解毒丸,别紧张。”

    “你该睡着的!一定是药剂不够……”

    “不许弄昏我!”冬兵简单的命令,他向来以清醒面对每一次疗伤过程,他憎恶昏迷。

    史传奇太了解他这脾气,只能尽量小心别更弄疼他。

    “Chris,将刀子放在火上烤热!”

    Steve连忙接过一小片柳叶似的薄刀,依在床柱旁烤火。始终不敢再看向冬兵,更不敢看向他左肩上那血肉模糊的伤口。可是每一个知觉都意识到冬兵的眼光一直跟着他转!

    “Chris,刀子。”史传奇手伸向他。

    他连忙将烤烫的刀子递给他,手指不小心给烫了一下,呃……他会不会烤得太烫了?这种热度会将人肉烙熟……Steve担心的看向他的伤口,好多的血正在奔流而出,而史传奇似乎打算将伤口割得更大以便取出倒勾。这么野蛮他真的受得了吗?

    “你怕血?”冬兵问他。料定了忙于疗伤的史传奇不会注意到;事实上,史传奇巴不得他能转移注意力来减轻疼痛。

    “我不怕血。”怕的,是他所承受的痛!心中怕的是自己心头涌上的关怀情感。

    “史传奇,这位“小兄弟”是你的亲人?”

    “不是!我与小兄弟Chris同是要来兵营,便结伴而行了!别看他是来自江南扬州的文弱书生,相当聪明呢!才二十来岁!将来若是考上功名也不必太吃惊了!我带来的书他几乎都看过,还会背诵;而医书也学得有模有样,比那票不成材的庸医好太多了!将军,多提拔提拔了!”史传奇平日话也不多,这也是为了转移冬兵的注意力。

    冬兵的眼光更放肆,打量着Steve术袍内包裹的身躯,是垫了什么东西吗?显得非常壮。高领的衣服是想挡住不存在的喉结,还是想挡住那天留下的淤青——他知道自己的铁臂施了多大的力气,肯定青了。“是扬州人吗?可有娶亲了?”

    史传奇趁机下刀,冬兵脸色霎时惨白,并且冒着冷汗!

    Steve看到史传奇正在挖着血肉,企图将那根深入的箭矢挖出;刀子挖到肩胛骨处……一个人怎能清醒的去承受这么多?不自觉的,他坐在床头,握住他成拳的右手。他似乎正在极力忍着剧痛,也极力不让自己昏倒,所以瞪着威严的眼,盯着他。他在转移伤痛的注意力,就是不如他心中对他这面孔有着怎样的评论了!

    他的意志力终于还是被药力征服了!史传奇偷偷在伤口上撒了些药,冬兵的臭脾气他太清楚了!但这一次的伤太难缠,不弄昏他就不忍心下手。

    冬兵在眼皮沉重时,似乎也察觉了,狠瞪了史传奇一眼,你们可真是师徒俩。他在睡前下了道命令:“让Chris来照顾我。”

评论(2)
热度(26)
 
 
 
 
 
 
 
 
 
© 铜雀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