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错花轿嫁对郎au 5-1 你说呀

【第五章 将军帐暖度春宵,牛露马脚天上飘】
本篇出场人物:Peter,史传奇,斗篷,Steve,冬兵,Hela,Freya,Skurge,Thor,Sam
本篇Hela负责虐狗
5000字更新送上,求评论,求推荐(*/ω\*)

5-1你说呀

“我真该死呀,不听大哥的话,害他中了毒箭,我真该死啊。”Peter跪在将军帐外,脱了战甲,只穿中衣,不知从哪弄了两根荆条,像模像样的绑在背上,见史传奇出来,一阵忏悔。

史传奇抬脚轻轻一踹,Peter歪坐一边,满眼写着后悔看着史传奇,欲语还休。

当了副将也只是个小鬼,史传奇吐槽:“别再鬼哭狼嚎了好不好。”
Peter跪正:“舅舅,将军他怎么样了?”

“没事了。”史传奇双手一摊,你舅舅出马还有办不成的事?

“多谢舅舅,多谢舅舅,舅舅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舅舅是……”

史传奇眉头一皱,完了,这小话唠排山倒海般的排比句又要了,赶紧让他打住:“快别耍贫嘴了,你先起来吧。”

Peter不动:“我要向将军请罪。”

“你也是个当副将的人了,虽然还没有成年,但应该要有一个副将应有的担当,不能像个不懂事的孩子。今天若不是抢救及时,将军的性命休矣。这两军对垒,因为你而损兵折将,你该当何罪?”

Peter进行了进一步的反思。

“请舅舅责罚。”

这时史传奇的斗篷不甘寂寞的飘了过来,跃跃欲试。史传奇同意了。

鲁莽。
轻敌。
缺心。
少肺。

史传奇骂一句,斗篷就打一下Peter的屁屁。

“是,我光长个子,不长心眼。”

“起来吧。还不回大帐面壁反省去?”

Peter乖乖走人。

Chris叫住了史传奇:“师父。”

Peter见到Chris,也不走了。原本挎着的小脸又重新挂起明媚的笑容。

史传奇叮嘱他:“Chris,这毒箭虽已取出,但还需以药解毒,精心看护,切不可大意啊。”

“是,徒儿明白了。”

Peter走到跟前,向Steve连连道谢,谢谢他救了将军,也是小观音菩萨。Steve玩笑似的推他一把,没成想Peter一下滚了下去,Steve赶紧去扶,没想到Peter笑呵呵的说:“将军好了,我太高兴了。”得,白担心他。史传奇撵他,Peter蹦蹦跳跳的回去了。

仙宫

Hela带着小弟回府了,人马虽然不多,但气势浩浩荡荡。Skurge赶紧出来迎接:“大小姐,您回来啦!”
Hela随口一应。
Skurge招呼人把Hela带回来的东西安置好,马上和Hela汇报起仙宫近来的事情,着重提到有人来仙宫大骂Hela的事情。

“那个骂人的小子是什么口音?”

“好像是……尼福尔海姆那边的口音。”

“哦,他呀~那是一个小泼皮。你们怎么处置他的?”

“我们把他狠狠地教训了一顿,打得那小子满脸开了酱油铺……”眼看Skurge又要夸大其词吹嘘一番,Hela直接打断:“后来呢?”

“后来……后来三公子路过这,把他就给放跑了。”

Loki?他还真是不安分啊。“三公子听见那个小泼皮胡说八道了吗?”

“好像没有。诶,他还问那小子骂了什么话呢。”

“你,告诉他了?”

“我当然不会讲,事关大小姐您呐。”

“哼~三公子是当着你的面把人放跑的吗?”

“这个……好像是把他带到府里训了一顿之后撵走的。”

“哼,多此一举。”

面对Hela的不满,Skurge作为忠犬当然要同仇敌忾,说若是自己绝不会放过他,不过作为下人他们也不敢太违背三公子云云。Hela告诫他以后她的事不许任何人插手,尤其是三公子。Skurge应声告退。

Skurge刚走两步又退回来:“大小姐,我想还有件事得告诉您。我觉着,那姑爷会武功啊。”

“何以见得?”Hela诧异,听说这Steve从前体弱,现在虽然健壮但不能习武啊。

“大小姐,您忘了,我会看啊。你看,无论是那男的女的,会武的不会武的,只要我往那个走路姿势上一瞧,便可知晓。”

Hela也没空理Skurge这个“小机灵”了,他这么说,肯定是被姑爷修理过了。这个姑爷身上大有文章啊……

花园里,Thor和Sam刚刚切磋完毕,往回走。Thor意犹未尽,还想和Sam再来一次,Sam注意到Hela正往这边来,赶紧阻止了他。

三人迎面撞见,Sam露出职业假笑:“表小姐,您回来啦~”

Hela笑眯眯地打招呼:“Steve,进来可好啊?”

Thor表情僵硬,笑的更假,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文静的文艺青年:“表姐,近日还好,您在外面辛苦了。”他是真不喜欢Hela的眼神,总是让他心里毛毛的,“Sam,咱们走。”

Hela敛去笑容,盯着二人的背影,想要盯出个洞似的。

Hela回房,Freya早已沏好热茶候着。

“我没看出他有什么武功啊,会不会是他本身孔武有力,这才制住了Skurge?只是他来了以后,三公子不但没有被冲喜冲的面黄肌瘦,反而气色好了很多。”

Hela呷了口茶,呵呵一笑:“冲喜嘛,有冲死的,也有冲好的,这要看双方的命相合不合了。”

今天Hela说话语气温柔,表情和煦,Freya也不禁放松下来,敢说些闲话:“那,你是说Steve和Loki有缘咯?”

Hela表情微妙:“也许吧。”

“那以后,你就不要跟那个Steve眉来眼去的了。”Freya人美,翻白眼也颇有风情。Hela也乐得和她调情:“哎,这话从何说起呀?”

“从水榭说起,从走廊说起,从花园说起,从你第一次见Steve说起~”

“哈哈,Freya你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啊。可惜你的心眼比针鼻儿还小。这个毛病不改,你是当不了老太君的。”

Freya听了这话心里美滋滋,但又不禁扭捏起来:“其实呀,我也不想当什么老太君,只要你呀,不要眼里瞟着一个,怀里搂着一个,真正把我当成知己,我就心满意足了。”

Hela凑近Freya:“甜心,别把话题扯远了,咱们谈谈正经事吧。你天天上楼送药去,觉得他们合得来合不来呀?”

“怎么合不来?两个人啊尽在屋里打情骂俏,嘀嘀咕咕,嘻嘻哈哈的。”

“Freya,我跟你说实话吧。我跟他多说几句话,就是在动他的心思。”

“啊?!”Freya花容失色,又惊又怒,转过头不去看Hela:“我知道我就没说错!”

Hela笑着看她:“你还是说错了。”她表情渐渐严肃,“我动Steve的心思,不是想沾他的心,更不是想吃他的豆腐,我是在琢磨他。琢磨他来到仙宫之后带来的是什么。所以……”Freya听她这么说也严肃起来。“所以,我要劳你大驾,去办一件事。你如此这般……”

兵营·将军帐

就因为冬兵那么一句话,Steve三天以来住在主帅帐营的小蓬中,几乎不敢眼;因为这三天三夜正是冬兵高烧昏迷的危险期;因为体内仍有残毒,所以他有时热、有时冷,Steve一天替他擦身子十来次。史传奇来换药时,每次开的内服药都苦死人,他也无法撬开他的牙关逼他喝!前几次幸运的是他有些清醒时候,他会是个非常合作的病人,会一口喝下所有药汁。因为他是元帅,是领头,所以必须早日康复。虽然他的表情看来非常怀疑药汁中的成份是十斤黄连,但并没有出口抱怨。不过,要是在他神智不清时就完了!他的身体诚实的抗拒苦死人的东西!

 根本像是个孩子!偏偏没有人可以提供他糖水蜜汁什么的。最近他才知道,服伺将军病体的大夫要是没让将军在预期的时间内康复,是会被砍头的!连药汁没让将军喝完都有罪!Steve觉得自己的处境越来越糟;不过,他基于任何立场都希望冬兵能早日伤势痊愈!他耗在军营这么久了,要办的事一直搁着,可他的心一点也不急。为什么呢?自己似乎并不想换回一切正轨回扬州再去林州是不是?

不行!为了家人,他不可以放纵自己的任性。

看着新熬好的药汁,他叹了口气。冬兵还在睡,可是再不灌他喝下,等会士兵来收碗时,他要怎么交代?

他端起碗移坐到床沿。

即使冬兵脸上长了些胡渣子,衣衫不整,面容苍白,他仍是要命的吸引人,那股气势是无法抹灭的。

这个冬兵……完全不是Thor所形容的那般,也不是他设定了的那般,而是……不凑巧能震动他心湖的那一种人!他身上有好多看来曾经很严重的伤痕,史传奇说几乎使他丧命。而他的手心全是粗糙磨人的厚茧,看得出吃过很多苦,也勤于操练。他会是残酷害死二位夫人的人吗?可是他眼中没有任何暴戾之气,只深沉的掩住所有情绪,并且带着点愤世嫉俗的讥诮。

唉……不关他的事呀!

 “将军!将军!吃药了。”他吹凉了药汁,一手轻摇他末受伤的右肩。对于直接触及他光滑赤裸的肌肤,仍感到心头震动,有些羞涩。这是Steve二十年来从未有过的体验,这和幼时与小伙伴的肌肤之亲完全不同。

他没有醒。他探探他的额头,温度正常。今天的他应该脱离一切危险了。如果他情况良好,应该警觉性更高,不可能睡得这么沉的!是昨夜的药水放得太重了?或者……他好笑的想:会不会是药太苦了,他藉此装睡不吃?忍不住偷偷喝了一口,苦得让他差点扔了药碗,忙吐着舌头,一张脸全皱在一起!老天!比以前更苦,的确像加了十斤黄连!

冬兵其实醒来一会儿了,看着Steve为他忙碌,当到Steve哭的皱眉后左右看看,便又合上了眼。

还好没人看见!Steve松了一口气,不然就他刚刚的表情,让人以为他加了十斤黄连来坑冬兵都不为过。

“将军,该吃药了。”冬兵缓缓睁开双眼,被Steve小心翼翼的扶起来靠坐在床上。这几日的昏昏醒醒之间,他也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错误,这个Chris,实打实的是个男性,身上也没藏什么东西,那就是他身上的肌肉。他日渐恢复的触觉和观察力终于在这个人身上给力一次。史传奇带来的人他还是放心的,但这该知道的底还是得问出来。

冬兵一口喝光了药汁,开口问道:“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Steve觉得现在不是解释的好时机,硬着头皮说:“我叫Chris。”

“我之前还想你的真名会不会是Kristen或者Christina 。”冬兵小声絮叨,Steve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冬兵快速转换话题与他周旋:“你就是Peter常常和我提起的Chris?”

“正是。”Steve尴尬又紧张。

冬兵一直盯着他,心想Peter所言不虚:“听你口音是扬州人?”

“是的,是扬州人。”

“那扬州有个叫闪电宫的武馆,你知道吗?”

“知道。”Steve咽了口唾沫。

“那武馆家儿子嫁人的事你听说过吗?”

“我没听说过。”Steve说完觉得自己语气太过心虚,立刻补充道:“将军,我家住扬州城北,武馆在城东,城北人不管城东人的事。”

冬兵不再板着脸笑了起来,看你长得一脸正直,可是真能编啊:“我听Peter说,你这次不光是来帮史传奇的,还要顺便寻找兄长?”

“对,我的兄长叫Scott,他……”

“无论你的哥哥叫什么你都不会找到他。”

“那,那是为什么?”

“为什么?呵,因为我这里出了Chris之外,上上下下找不到第二个扬州人。”

仙宫·花园

Thor和Sam日常偷偷切磋完毕,遇到了Freya。Sam热情地打招呼:“Freya姐姐,你怎么又来了?”

Freya行礼:“三姑爷,三少爷呢?我给他送药来了。”

Sam默默翻了个白眼,你们主仆都什么毛病,就看不见我是吧,我又不是Drax!姐姐您每天就这一句三公子呢,我给他送药来了说不腻吗。

Thor:“Freya,你每天跑来跑去的送药多累呀,倒不如把药交给Sam让他来煎。”Sam说着是呀是呀,就要把药盘拿过来。

Freya躲开Sam:“三姑爷,你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这熬药送药是老太爷Odin吩咐的,他不发话,我哪敢偷懒啊,您说是不是呀~”

Thor撇撇嘴:“那好吧。Sam赶快把药给公子送过去吧。”Sam接过药拔腿就走,Freya想跟上被Thor巧妙拦住去路。

Freya与Thor搭话:“三姑爷,我有个事想求求您。”

“说吧。”这是奇怪,她有什么事求得到我?

“您坐。”Freya表情非常诚恳,“三姑爷,我早就听说扬州宝地,钟灵毓秀,您又是出身名门,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这书画一定是顶呱呱的。三姑爷,您今天就让我开开眼吧。”

Thor一听这我哪会呀,真不巧,这钟灵毓秀之地出了我这么块未经艺术雕琢的璞玉。但这Steve的人设还是得演下去啊:“咳,Freya啊,这书画也只是我个人爱好,未曾系统学习过。我们家是扬州的大户,和一般小户人家不一样。我父母从小只教我经商理财。”

“哎呦,三姑爷,真没想到您还懂经商理财之道。”

Thor一看她信了,一下就飘了:“要说懂得有多么深嘛也谈不上,就是知道一点,怎么做生意,怎么赚大钱。”

“哟,原来三姑爷您这么厉害。”

“那是。像我上有哥哥,下有弟弟,他们都对我甘拜下风啊。”

Freya微微一笑,机会来了:“那罗老爷可让你掌管商行?”

“管过的,十八家商行,我都管过的~”Thor开始闭眼吹了。

Sam把药盘还给Freya,Freya告辞走人。

Hela坐在书桌前摸着Freya的小手,Freya坐在椅子的扶手上,依偎着Hela,另一只闲着的手给Hela扇着扇子。

“管过十八家商行,这话你信吗?”

Hela笑笑,无论如何,这都是个机会不是吗:“既然这样,Freya,你就跟Odin这样说……”

屋外传来二人的奸笑。
    

评论(2)
热度(34)
 
 
 
 
 
 
 
 
 
© 铜雀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