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曲】嗨土豆|PWP(嗨哥们儿后续)

哈哈哈,贼逗!

水無香: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撸起袖子加油干


这是那篇黄曲的后续,千呼万唤下,我还是来个后续吧...周凯大哥给的灵感


最近都在怀疑人生,深感淡泊名利的心态来得太早了,所以,来一发PWP,做人不可傲气,但是要有傲骨啊(瞎他妈说啥...)


上回书,你们必须看,否则剧情不连贯【黄曲】嘿哥们儿 |PWP


---------------正文--------------



                                                                                      (pic by nili shui)


黄志雄一直都搞不懂他最近是怎么了。


吃饭不香了,美女的大胸不好摸了,吉他弹起来也不顺手了,连雪茄都没有味道了。


在喝下无糖无奶非常strong的黑咖啡后,黄志雄选择打个电话,可是刚翻到联系人那一栏发现,卧槽,这要是打过去不就成了越洋电话么。这次行动的雇佣金还没有到账,他休息的日子里又把余钱花在酒吧和射击场了,哪里还有钱搞杂七杂八的。黄志雄非常后悔,他的血汗钱就这么被盘剥一空。美女的大胸是硅胶的,太不好摸了,白掏了好些钱。


黄志雄在宿醉的某个时刻,摸了一把窝在他身边打呼噜的酒店老板的猫。


毛茸茸的,圆乎乎的,肉嘟嘟,啊,这个猫的屁股手感真好。


黄志雄不禁想起来那个夜晚,被好兄弟算计吞了药的夜晚,他真的和男人做了。


黄志雄一边醉眼朦胧看猫屁股,一边回忆那晚倒霉男人的屁股。


世间唯有此臀好,高卢大妞也比不上。


黄志雄笑了笑,他还以为他对美女大胸不敢兴趣仅仅是因为硅胶。


浓情化作一杯酒,敬给我的好战友。


在与此次行动中出生入死的兄弟把酒言欢后,黄志雄踏上了回国的旅途。


陪同他一起回来的,除了银行卡里哗啦啦的钞票,还有那只可爱的人字拖。


黄志雄走之前鬼使神差把倒霉男人的人字拖绑在背包上了。别说,那个人字拖还真厉害,打蚊子稳准狠,当枕头也结实,最牛逼的是挡住了一个敌人飞来的暗器。


回想那个惊险时刻,黄志雄依然一身冷汗。当时他只顾着用机枪扫射,结果敌人从背后突袭,要不是战友喊一声快撤,那只掺了蛇毒成分的药剂针头眼看就要扎进他的脖子了。还好黄志雄飞身一跳,背包上的拖鞋甩起来,一下挡住了针头。好么,这管千百美元的大毒针居然被塑料人字拖救下目标了。经此一役后,黄志雄的队友们纷纷开始粉上了这只拖鞋,并求链接和厂家。黄志雄只能打马虎眼。这么金贵的拖鞋,哪是你们这些人想买,想买就能买的。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黄志雄知道,拖鞋诚可贵,主人价更高。


黄志雄在踏上回国的航班前,紧紧握着那只塑料拖鞋。


我一定要找到这只鞋的主人。


像王子找到水晶鞋的主人一样。


黄志雄肌肉糙汉的外表下依然有一颗粉红公举心。


在枯燥的战场生活里,黄志雄唯一的慰藉就是迪士尼公主系列了。


或是贝尔的黄裙子,或是小美人鱼的红头发,黄志雄从小看到大都不觉得腻歪,他曾经一度想找到像迪士尼公主一样的女人当老婆。但是在法国交完了几个这种外形的女孩子后,他放弃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公主外形,史莱克的猛。长得白雪公主,心里是皇后毒苹果。一次次童话破灭的黄志雄回到天朝温州老家看了一眼,虽然家里人给介绍的本地姑娘都是家底殷实又脑子灵光的,但是就是看不对眼。这还不是最惨的,惨上加惨,江南飞霜的事情是黄志雄居然被曾经一起战斗过的挚友Annis惦记上了,妈的小混血,盯着好兄弟的屁股这么久,利用开gay吧的优势就耍阴招。黄志雄只能将计就计,当着老战友的面选其他人,哪怕是个男人,反正就是断了他的念想。战友是战友,老婆是老婆,这个绝对不能混。


说到底,黄志雄这个人不恐同,也不是直男癌,他就是那点粉红色的少女泡泡萦绕在心头散不开。他想要一见钟情,不巧不成书,还有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姻缘。他生性过于浪漫,否则也不会放着家里的产业不好好经营,非要跑到国外去历练。


黄志雄满腔热情终于在他要走下机舱的时候得到了释放。


飞机一落地,广播姐姐甜美的声音刚播送到一半,黄志雄就打开手机,给那个叫曲和的倒霉男人拨电话过去。


虽然只是几个“嘟嘟”声,可是黄志雄心跳到了嗓子眼。平时在行动中正面肛都不紧张,现在只是打个电话,他居然紧张了。


仿佛一个世纪那么长,电话那头一个低沉的男声终于响起来了。


“喂,您好。我是曲和。”


黄志雄故作镇定地说:“曲老师你好,我是黄志雄。”


没有想象中那种故人通话,兴奋激动,惊呼一声我想死你了,然后双双垂泪的场面。电话那头的曲和停顿了两秒,这才回了一句:“哦。”


然后电话被挂断了。


被挂断了????


卧槽????


黄志雄一边去取行李一边再拨回去,妈的,这是闹哪样。


曲和那句不咸不淡的“哦”彻底惹火了黄志雄。


我这么心心念念要回国看你,你接了电话就一句“哦”?


黄志雄只觉得他此刻就是不被公主搭理的王子殿下,放在玛丽苏小说里,霸道总裁已经锁定了主角,其经典台词如下——还没人敢这么对我,好,很好,我记住你了。


曲和显然是不给黄志雄内心耍帅的机会,他接到电话就秒挂断,干脆利索。


想想战壕里灰头土脸的那些时光,曲和的大屁股是黄志雄唯一的慰藉了。


而此刻大屁股的主人却是这么个冷淡态度,说好的以后常联系呢?


他才去了小半年,难道就天翻地覆了?


黄志雄恨从心中起,怒向胆边生。


果然不能对这个男人太礼尚往来,那一夜虽然有药物作用,可是你情我愿才能发生点肉体碰撞啊,要说曲和是百分百不乐意的绝对不可能,否则他怎么到后来几回缠着黄志雄的腰,又是叫又是抓他后背。


黄志雄很生气,他要找曲和讨个说法,老家温州先放放,他得找到人字拖的主人,然后打他大屁股。


这边曲和刚刚下课,本来猥亵女学生的罪名好不容易洗清,女朋友也认错了想跟他复合,连工作也是刚刚才恢复正轨,现在杀出个半年多以前酒吧胡天胡地玩过的男人,这不是平静的水面开了机关枪么,夭寿啊!


曲和这边刚一下课马上抄着乐谱就准备逃出教室,也不管学生们追着他问今晚乐团排练能不能推后,学校话剧节还有排练。


天灵灵,地灵灵,黄志雄个男妖精别出现。


曲和像做贼一样,圆溜溜的大眼睛瞧瞧左边楼梯口,又看看学生进出频繁的西大门没有异常,这才把公文包揣进怀里,戴个低调的黑棒球帽子先去学校附近的奶茶店躲一躲。


曲和前脚出校门口,后脚就被一个帅哥问路。


只见那帅哥脚上一双小白鞋,大长腿分外惹眼,内里穿个白色衬衫,外搭是樱花粉棒球服。


“请问,曲和曲老师是在这个学校教书么?”


曲和低着头,黑色大潮帽遮住了视线,别的不说,这位帅哥的穿衣品味还不错,本着衣服穿得好,人品错不了的原则,曲和终于抬起头看向这位帅哥答道:“我就是。”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不,吓到日跳。


这不是阴魂不散皮衣男黄志雄么!


曲和对视了一秒黄志雄俊朗的眉眼,马上做不熟状逃走。


黄志雄像抓小鸡一样拎住曲和的黑色小皮衣,曲和一紧张帽子也掉地了。


好一个圆溜溜的猕猴桃啊。


当曲和盯着圆眼睛,想用眼神杀死黄志雄的时候,黄志雄一秒改变了想法。


好一颗粗糙的小土豆。


半年不见,曲和仿佛是去边疆经历风吹雨打一样,那次酒吧419之夜,曲和毛衣虽然丑,胡子虽然有,脚丫子穿个人字拖,人还有点迷糊,可是贵在腰好腿好叫声秒,屁股圆溜吸力强。可是如今,这个土豆是谁?胡子拉擦黑了吧唧还瞪人的土豆!你把曲老师给我吐出来!


黄志雄从头到脚认认真真看了一遍曲和。


“你怎么了?”


曲和后悔自己看人不看完全,眼前这个白嫩嫩,戴黑框眼镜,背个相机,头毛还软软的男人居然就是黄志雄...


曲和黝黑的脸上胡渣随着面部表情的抽搐也微微上扬。


”你这大半年上哪里去修炼了...“


黄志雄见曲和一脸不良中年叛逆脸只能先拉着饱经风霜的曲老师到街边大排档去吃晚饭。


”本来想跟你去酒吧叙旧的,你这个样子,我们还是喝杯白酒交个朋友吧。“


黄志雄眼睛都不眨就要了五十块的麻辣烫,他没有来得觉得曲和饿得慌。


”我可以不跟你讲话么?“


曲和依然革命脸。


”你已经在讲了。“


黄志雄本想着打扮温柔和蔼点,给曲老师扭转一下酒吧里的印象,结果曲老师比他当初一身皮衣在gay吧扭还出格。


”曲老师,你是不是又遇到什么挫折了?“


黄志雄生怕曲和又遇到什么人生重大挫折想不开,于是折磨自己,就跟自己当初酗酒颓了一阵子。


然而,曲和翻个白眼,咬下一口蟹棒后才说:”我去海边修行了。“


这下轮到黄志雄惊讶脸。


”曲老师,我只是那晚听到你又哭又骂,你的遭遇确实让人唏嘘。我对那晚的行为...“


黄志雄话还没说完,曲和抢先说:”哥们儿,不是,你道歉也没用,大家都是男人,何必呢。我的遭遇确实挺蹊跷的,但是爷们生来不是让人可怜的,我的事情已经查清楚了,最近也回到学校教书了。在海边这半年我想清楚很多。我不会怪你的。“


黄志雄摇摇头,接着说:”不,我的的意思是,你做我的小公主。“


做我的小公主,只吃那啥不吃苦。


曲和吞下了那根长长的蟹棒说:”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黄志雄喝完了杯子里的啤酒,拉起曲和的手说:”不许讲。“


这句妈卖批就在曲和一边随着黄志雄往酒店走一边在心里默念千遍万遍。



车轱辘来了(点不开的麻烦你换流量上...)



黄志雄事后一根烟靠在床头摸着曲和的胡渣。


”我是认真的,跟我在一块儿吧。“


曲和疲惫得抬起眼皮,指了指自己说:”我是男的。“


”我知道啊。“黄志雄点点头回答。


”男的你也要啊?你不是和那个酒吧老板...“曲和眯着的眼睛睁大了。


”战友是战友,老婆是老婆。你放心,下半年我在这里做作买卖,明年年底才回去做任务。不会异地的。“


黄志雄扬起一个诚挚的微笑。


”你哪里人?“曲和苦着脸问。


”温州啊。“


曲和认命地闭上了眼。


这半年曲和到在海边修行,那里的镇海寺顶灵验。有一次他提水路过的时候,老和尚说他脱苦不远了。脱苦则温,切记切记。


”我有一句话要讲。“


曲和憋了半天终于说话了。


”讲吧。“


黄志雄觉得此刻要是还让曲老师憋着不骂他真是不爷们儿。


”你家开皮革厂的么?“


”你大爷的!"


黄志雄一巴掌打在曲和的屁股上,又低头吻住了他满是胡渣的小脸。


------------------END----------------

评论
热度(266)
  1. 铜雀台水無香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贼逗!
 
 
 
 
 
 
 
 
 
© 铜雀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