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高祁/沙李/abo]厅花重生记 第四章

剧情总是这么带感ε=ε=(ノ≧∇≦)ノ

笑客来:

    


       郝越一直读到高中毕业。


  


  其实他本不该读到高中毕业的。


  


  他脑袋笨,成绩不好,即使有祁同伟一直在旁边提着,也只是勉强能看而已,本来家里想让他靠中专,他也这么想的,但是他舍不得祁同伟,也就是他眼里的“虎子”。


  


  虎子要上大学,所以必然也要读高中,舍不得“虎子”的郝越自然也要读高中,。


  


  父母强迫不了他,因为这个时候他已经开始养家了——他在县城里买了一个铺面,卖杂货,赚得比父母一年种地来的钱多得多。


  


  很自然的他没考上大学,他那个成绩,能考上高中都是擦边进去的。


  


  然而,他没想到的,他的虎子也没考上。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虎子明明没有收到录取通知书,然而他买通了的他们县城教育局里的一个科员,却告诉他写着雷虎名字的录取通知书,发给了另外一个人,一个叫着雷虎名字却显然不是雷虎的人。


  


  他把这个消息传回给虎子时,左手虚握着拳头挡在唇钱的虎子沉默了许久,眼神中没有慌张,没有气愤,却是有些深沉,似乎思索着什么他一辈子都难以理解的高深哲学。




  




  


  


  祁同伟有时候会想,老天爷多给他的这辈子他该怎么活?




  他不甘,他愤怒,他不甘于像个笑话一样的结束的上辈子,他愤怒于老天爷给他的残忍命运。




  心里的火苗没有熄灭,从来没有。




  他要与老天爷斗到底,他看着天,看着那湛蓝的天。




  不服,他不服,他从来就没服过。




  所以他忍不住去想,一遍一遍地去想,他到底输在什么地方?


  


  做孤魂野鬼时,他也怨恨,但是他以为一切已经结束了,甘心也好不甘心也好,都结束了。




  那时,他看着那些他牵挂的人,他忍不住想知道,他们到底会过得如何,他们最后会过得好还是不好?所以没有多少时间去想,他作为祁同伟的一辈子,一辈子到底从那个节点开始错了,或者他真的错了吗?


  


  他到底是怎么一败涂地的?




  他后悔过的,当侯亮平提起陈海、陈阳,他差点哭了,只是他让更炙热的愤怒与绝望掩盖了那几乎能吞噬人的愧疚。




  他回不去了,早就回不去了。




  可是现在他回来了。




  所以……




  他依旧愤怒,所以他再也不要任何人,任何一个有权利的人,再有任何一丝一毫的机会,压着他的头顶让他跪下。




  他要站在那里,对那些曾经像玩弄蝼蚁一样玩弄他的权贵们用行动大喊一声“去你妈的!”




  以前的他不敢想,但是现在的他觉得他敢想,甚至于敢也能付诸行动了。




  他依旧不甘,他是英雄啊!缉毒英雄!




  可是他死前对秦老师说,他犯的罪,什么英雄都抵不了。




  他对着侯亮平,那个慷慨激昂、正义凛然的真正的未曾染黑的英雄,那么自惭形秽,他手里握着枪,可是他却扣不动扳机,那一刻他知道侯亮说的对,如果他打死了侯亮平,侯亮平永远是个英雄,甚至是个名留青史的英雄,而他呢……注定是个跳梁小丑,用来陪衬侯亮平的恶劣的、可恶的、罪恶的反面小丑。




  骨子里他是骄傲的,而一个小丑一样的结局,对他来讲,何尝不是一种折磨?




  他不要这种折磨,这一次他一定能爬得更高,同时依旧是那个被人敬仰的英雄。




  就是演戏,他也要演一辈子!演一辈子的英雄!




  骨子里他已经黑透了,他从来没觉得他自己还有被救赎的可能,可是没关系,只要演一辈子,演到底了,假的也就是真的了。




  以前的他不觉得自己能做到,现在他觉得他能做到。




  他……愧疚,他说欠陈家的下辈子还,那时候他不知道他真的还有一个下辈子,真的有了一个可以偿还的机会。




  他对自己的未来有着满满的、细致的、缜密的规划。




  然而,此时此刻,一个替换侵吞替换高考成绩的把戏就想阻挡他?




  祁同伟的嘴角翘起了一个温柔之极的笑容,然而看着这个笑容的郝越却觉得,眼前的竹马好友此刻眉梢眼角都浸着一股子让人背脊发毛的寒意。




  




  首先,祁同伟去银行取了钱。




  说起来,这些年祁同伟发展了一个他上辈子做梦都想不到的赚钱技能——写作。




  上辈子,严格来讲,他是个“武人”,公安系统嘛,从传统的角度来讲,是“武职”,但是毕竟他也是个大学生啊,他当然也喜欢看书,八十年代经典的长篇短篇小说、散文之类的,他看了不少,琢磨琢磨,提笔写了一些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文章,投稿出去,还真是发表了不少,自然,也就赚了不少的稿费。




  这些发表的小说给他在校的履历增加了不少光彩,再加上他成绩的优秀,县城里的初高中都给他免了学费。




  钱他是不那么缺,可是不毕竟他不像郝越那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还间或去摆摊的上学,他要做个乖学生,他要自己的履历洁白无瑕,无懈可击。




  噢,对了,他还参加了许多省级的比赛,拿了不少奖。




  他是个校内风云人物,然而此时他所有的“风云”,都成了给其他人光彩添砖加瓦的筹码了。




  




  




  说远了,回家,翻到这么多年靠着稿费还有一些其他的方法合法赚取的钱,祁同伟做了三件事。




  第一件,先去找郝越买通的那个教育局的科员,通过对方得到一个消息,这一批被顶包了高考成绩的学生不止他一个,差不多有四五个。




  貌似这是通过“中间机构”进行的一次有组织性的集体性倒卖高考指标的犯罪。




  第二件,他找到了老李家的那个做派出所所长的远房亲戚,对方见他上门本来想躲着,但是被他从后院翻墙进家门,又好言好语的塞了一把笔钱,并且知道他不是报案也不是想寻求什么公正的,而只是想查查自己的身份信息情况,这位所长就轻松了,钱收了,满口答应,答应第二天上班就给办。




  当然地,第二天上班时,祁同伟去找这位所长时,得到了接待的民警“我们所长”不在的答复。




  祁同伟笑笑,也没生气,但是当天这位李所长回家时,却得到自己上小学的儿子没回家的消息。




  急得发疯的所长老婆动员了整个派出所的警察去找,还发动了亲朋好友。




  但是一无所获,所长老婆嚎啕大哭,李所长坐家里的沙发上,抽了一宿的烟。




  第三天,村里的民警跑到所长家告知说,孩子找到了,在所里。




  李所长急急忙忙跑到派出所里,去看见祁同伟抱着他儿子,笑得温柔,他失踪了一宿的儿子正拿着一个冰淇淋啃着,小脸红扑扑的,时不时地还叫着“虎子哥哥”撒着娇。




  李所长看着祁同伟的眼神阴沉,祁同伟回看他的眼神温柔,满是乖巧的笑意。




  李所长阴沉的脸,帮祁同伟查证了他的身份信息,祁同伟就坐在那里,用衣兜里近乎无穷无尽的许多昂贵难见的进口玩具和吃食,逗着李所长的儿子,直到李所长把他要的信息查完告知。




  李所长想把儿子抱回来,结果小娃娃一歪头,扑在祁同伟怀里,根本就不愿意理会自己的老爸。




  祁同伟笑着道:“李所长,不如这样,我把他送回去,您看,你儿子这是黏上我了,拽都拽不开。”




  李所长嘴角似笑非笑。




  把孩子送回李所长家里,李所长早就吩咐手底下的人,盯着祁同伟,等对方把他儿子一放下,出门时就把人扣了,结果李所长的儿子是真黏上祁同伟了,祁同伟一要把孩子交到孩子妈妈怀里对方就哭,李所长的老婆还是以为是祁同伟把她儿子找回来的,感激得不得了,要亲自下厨做饭招待祁同伟,祁同伟抱着小孩表示要帮忙,也想顺便观摩下“阿姨”的厨艺,一双漂亮剔透的大眼睛乖巧地眨着,表示自己一个孤儿,没人教他做饭,想学习学习,偷偷师。




  所长老婆爱恋之心大起,当季营运,




  这女人、孩子、十五六岁的孩子,三个人一起在厨房聊做菜,何其无聊,得了吩咐的民警盯了一会儿,后来实在不耐,就陆续出去防风去了,结果一空隙,两个一个去上厕所,一个躲着去抽了根烟,一回来,祁同伟没影了,询问所长老婆,说是虎子那孩子刚才说有急事,从后院翻墙走了。




  李所长得到这个反馈大恨,当即就发动手下人满村的去找人,心中满是阴狠地想:敢动我的儿子威胁我,我让你不得好死!




  然而,还没等李所长动作,就有六七家人陆续找上门来,这些人家都是家里孩子高考成绩被顶包了,正无助时,忽地纷纷收到了一封用报纸上的字剪辑下来粘贴而成的书信,里面详细告知了他们的孩子高考成绩被顶包的经过,并建议他们来找李所长查询具体情况。




  其实这件倒卖高考成绩的事情,李所长是知道的,买成绩的人许多是县市一级的领导家的孩子,他哪里了想去触这个马蜂窝,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软硬兼施的逼退这些“受害者”,自然顾不得再去找祁同伟的麻烦了。




  通过几天的时间,祁同伟得到了一个信息——他的事情比较麻烦了,对方不只是顶替了他的高考成绩,还盗用了他的身份,也就是说,现在雷虎这个身份已经是另外一个人所有了,他本人却成了黑户,连想忍一忍再一次高考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个糟糕的信息让祁同伟不得不铤而走险,做了第三件事情。




  他花了近三个月的时间,查证了这个高考顶包事件时间的所有线索。




  感谢他上辈子过硬的业务能力,逐条逐条、抽丝剥茧,最后他把这个案件里的犯罪链条理得十分清晰了。




  首先,犯罪的人不止一个,是一群。




  一群身份地位不算高,但是在这个小地方来讲也十分了得的小“权贵”们,他们想为自己的孩子买到一个更好的高考成绩。




  然后,一个关键人物出现了——一个补习班的老师。




  这个老师在淮南省很多县区的教育系统里都有熟人,通过他,这些想给自己孩子买成绩的“权贵”家长们得到了受害者们的高考信息(其中包括雷虎)。




  最后,最关键的人物就是祁同伟所在的县城的县公安局里的一个主管户籍信息的科长王峥嵘,王峥嵘通利用职权的便利,通过伪造户口迁移证等重要证件,造成了身份变更的重要事实,并在这些“权贵”家长们的协助和护航下,顶包的“贵子贵女”们通过层层关卡,顺利就读了合意的大学。




  祁同伟从原来成长的村子里彻底消失了,当然在村子里的人看来,是那个很聪明、读书很好、长得也很漂亮剔透的孤儿雷虎消失了。




  不过,因为是孤儿,所以村子里的人只是感慨了下,没有多少人特别在意。




  




  




  祁同伟又花了近半年的时间盯着王峥嵘,发现原本收入不高的王峥嵘通过倒霉高考成绩的买卖,可是发了笔不小的财,有钱了,就扛不住诱惑了,这半年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坐车去市里一个夜总会找小姐,还特别喜欢里面一个叫做小美的女性坤泽,几乎每次去都要找小美。




  祁同伟又花了三个月,应征了夜总会附近的饭店在其中打工,饭店里的小姐们会在做完生意中午起床时,从饭店里点吃的,祁同伟就负责给她们送过去。




  祁同伟长得好,长得太好了,笑得又温柔乖巧,对这些被一般人看不起的小姐们也很温柔体贴,惹得她们对他一个个春心荡漾,就连夜总会的看场的社会青年、打工的酒保都对他很有好感,因为那张漂亮脸蛋,管事儿的老板娘还试探地问了问有没有意愿到他们这里来赚些轻松钱,夜总会里其实也是有几个漂亮的少爷的,但是被祁同伟温柔地笑着拒绝了。




  就这样下了三个月的苦工,祁同伟和那个王峥嵘很喜欢的小美混熟了,在小美的协助下,成功拍到了王峥嵘与小美的清晰床照。




  祁同伟把洗出来的床照寄了一份给王峥嵘,并且附信一张,要求王峥嵘恢复他经手的被顶包受害者的成绩,不然就把这些床照洒遍整个县城。




  王峥嵘是文职的警察,没有李所长的那份“报复”的胆气,当即便被吓尿了,回信给指定的地址,求爷爷告奶奶的说,他真是办不到,那些买身份的人里有市里的大领导,他惹不起,就算他豁出去,也没办法把成绩弄回来,最后王峥嵘试探着讨教还价,说是把成绩弄回来是不可能了,但是他能再弄几个身份给这次被夺了身份的受害学生,愿意以此为交换拿回床照底片。




  祁同伟从头到尾没露面,只是通过用报纸剪辑的粘贴的信件与王峥嵘联系,再得到王峥嵘的回信后,他犹豫良久。




  他知道王峥嵘的话属实,从教育局科员那里查到的信息,这次买成绩的人里,确实有市里面颇有实权性的人物,如果他把现在手里的一切都掀出来会怎么样,很大的可能是他会被镇压下去,并且会再也拿不到一个合法的身份,会为此蹉跎许久,并且一生也不可能有机会跃升阶级去与他这辈子还想接触的那些人接触到。




  如果是侯亮平,他会怎么做?面对此时他的这种状况?




  想不出来,侯亮平的老爸大小也是个科长,不大可能会遇到这种事情。




  看着手里王峥嵘回复的这封信,躲在市区里他租住的那间小小的破败的房间里,祁同伟想,他不是侯亮平,他又没有真要但一个正气凛然的英雄,他只是要演一个英雄而已,何况他还没有做错事,他是受害者,他又没有去害人,他只是想自救而已,就算有朝一日被人把这件事情挖出来又如何,谁有能指责他这个年纪的“孩子”做得不够正义?




  只是,有一点要确定,这个王峥嵘是真心还是假意?这个交换条件是不是一个圈套?




  眼神平静,但也微微渗着寒意,就这么看着王峥嵘的信。




  




  




  郝越和“雷虎”从小一起长大,郝越在心里面一直觉得,没有雷虎就没有他的今天,他的兄弟虎子帮了他那么多,从来没要他回报任何东西,所以当遭受那么大不公平待遇的虎子向他开口要求帮忙,他能不帮吗?




  他必须帮!




  虎子要他在王峥嵘家附近租了房子,然后不着痕迹的盯着王峥嵘,看他每天都干什么。




  




  祁同伟要郝越去盯着王峥嵘,他自己去干什么了?




  他去盯每一个王峥嵘可能会透露信息求援的人,连续盯了三个月,确定了些事情。




  最后,祁同伟给王峥嵘又寄了一封信,同意了王提出的交易。




  王峥嵘给受害者再弄回来一个身份的方法很简单,他找到里他在汉东省岩城市在民政系统工作的表亲,拿到了当地孤儿院的一个身份——当地孤儿院的院长是他这个表亲的小舅子,为了多吃点儿财政拨款,孤儿院里的孩子有死了的,也不给消户籍,还是当成人活着一样伪造各种痕迹存在。




  塞足了钱,又找了个公安系统和教育系统的人,然后就有了三份户籍、学籍健全的学生身份档案。




  王峥嵘把身份证件寄过来的时候,打开文件袋,看着里面明晃晃的关于一个叫做“祁同伟”的孤儿的身份而资料,祁同伟愣了。




  这个世界本不该有祁同伟这个人的存在的,然而现在却有了,被“造”出来了,而造出来的这个人祁同伟,其实本来也是祁同伟。




  打了一个寒颤,再次忍不住抬头望天。




  祁同伟想,这是老天爷在警告他,一切还是原来的轨迹?




  三个月后,本来计划着嘱咐亲戚一见到拿着他们造出来的身份信息去报道的人,一定要想办法套出对方的真实信息的王峥嵘已经想好了,只要确定对方到底是谁后就便通知市里面的那位,出手把这个知道了一切并且胆敢威胁他们的人做掉。




  哼,为了把他的床照底片要回来,他忍气吞声,把这次捞得钱全花出去帮忙“造”人了,还搭上了不少,这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小样儿的,以为你聪明?和爷爷斗!弄死你!




  然而,还没等他行动,他就在一次下乡探亲后回县城的途中,出车祸身亡了。




  他自己开得那辆吉普从山路上翻了下去,整个人都被摔成了饼,死得透透地了。




  而就在他翻下去的那条公路的山上,郝越远远看着摔下去的那辆吉普,手抖得不成样子。




 那是郝越第一次杀人。


    


    第二年,又考了一次高考的祁同伟,以祁同伟的身份,进入汉东大学政法系,这一次,他因为身份转换间的阴差阳错,和侯亮平和陈海同级了



评论
热度(303)
 
 
 
 
 
 
 
 
 
© 铜雀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