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当情结[楼诚][一]

老粮了,从头嗑起,味道不保证,嗑完来个标记。

Aliye:

亚当情结


 


*注释:意指男人会爱上自己创造或改造出来的那个人。【释义稍作更改】


**本章主要是走电视剧第五集的剧情_(:з」∠)_感觉也没啥看头。


***好久不写文,请不要嫌弃,嫌弃也不要告诉我!!!谢谢TUT


****人物OOC一直是我的本色




001.


 


是夜,和平共建新上海舞会,莺歌燕舞悄然上演。


 


明楼才到会场,汪曼春就像一只蝴蝶瞧见了美丽的鲜花一样翩然而至,她一身白裙,脖子上是一串不算太过昂贵,却在她自己看来充满爱意的珍珠项链,她迫不及待地向明楼展示着这一切,白手套不经意地触摸了一下项链。


 


那不过是明楼嘱托阿诚买来迷惑她的小玩具罢了,便像得了糖吃的小孩似的,现个不停。


 


而另一双眼睛,同样穿过人群,悄无声息地看了过来,南田洋子在这舞会中格格不入,她仍穿着日本人的军装,连套晚礼服都不愿上身,可这里,却没人敢责备她的不周到,她的目光从阿诚挺拔的侧面溜了一圈,想起前些日子的拉拢,他明显不太好的脸色,恐怕已经被汪曼春警告了。


 


果然,遇上旧情人,就连杀伐果断的汪处长,也不过是一个小女子罢了。


 


南田洋子收回她打量的目光,那些巴结她的人,都端着酒杯来了,一个接一个,她知道,最后阿诚先生,一定会来的,她只需要在此等待就好了。


 


/


 


汪曼春就那样亲密地挽着明楼的手臂,一声声师哥地叫着,阿诚挺拔地站在一边,看着自家先生和旧情人调笑,虽知道这是任务使然,却不知为何心中一丝异样,如鱼刺哽在喉咙。


 


当年得知父亲死去真相的明镜,得知了自己的弟弟明楼竟然和汪曼春搅在一起,便极力阻止,拆散了这对鸳鸯,而告密的人,正是阿诚。


 


他知道此事十分对不起先生,但却埋在心里不敢说出口,明镜说他做的没错,但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原谅自己,明楼却好像什么也不知道一样,对他还如从前那样,悉心教导,委以重任。


 


如今明楼选择回到上海,又见到汪曼春的时候,阿诚的心如同由天上直缀到了土里,他害怕先生旧情复燃,所以当明楼告诉他自己已经对汪曼丽死心的时候,那块悬挂了多年的石头,堪堪落了地。


 


但汪曼春对此事一无所知,她像个无知少女,好似被明楼玩的团团转。


 


“阿诚啊,你应该去邀请南田科长跳支舞,以示感谢。”明楼一手被汪曼春挽着,另只手拿着香槟,笑着说。


 


汪曼春的目光像小刀一样从他脸上蹭过,看来她已经把南田洋子私下拉拢阿诚的事情,原封不动地告诉了明楼。


 


就这样一步步走向了他们挖好的坑里。


 


“谢什么?”阿诚故作疑惑道。


 


“知遇之恩啊。”


 


阿诚的表情变了,气氛尴尬成了一个小圈子。


 


明楼皱着眉头:“叫你去跳舞,又不是叫你去跳楼。”


 


“先生……”


 


“去跳舞。”


 


明楼充满命令意味的声音重复了一遍。


 


他们俩的眼神交流间,阿诚已经意会了明楼的意思,好戏可以开场了,他抿抿唇,状似无可奈何地将那高脚杯放回吧台,绕过他们向南田洋子的方向而去。


 


南田此时正同梁处长谈话,无非是些好听一点的官话,她心里有些不耐烦,表面上却没有表现出一分一毫,而对于随之而来的阿诚的邀请,她自然是欣然应允,对于这个年轻人,如果握在手中,不仅等于握住了明楼的命脉,还等于多了一颗能在这乱世中行走的棋子。


 


阿诚的能力,让她十分看重。


 


一袭军装格格不入的南田,手轻轻搭上阿诚的肩膀,两人滑入舞池。


 


“很意外,阿诚先生前倨后恭。”


 


阿诚哼出一声好听的轻笑:“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何况是人呢。”


 


南田见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心中对自己出卖他这件事有诸多不满,心想着这阿诚果然沉不住气,不过,若是他在演戏,那此人城府又实在太深,嘴上却试探道:“明先生对汪主席召开的和平大会,有什么看法。”


 


阿诚时刻记得明楼留给自己的任务,将早已准备好的说辞慢慢道来:“明先生觉得和平大会一定要坚持共存共荣祥和平安的局面,莺歌燕舞才是乐土,但是,汪处长却无中生有大肆抓捕,弄的风声鹤唳,人心惶惶,让上海市民觉得很不安全,好像抗日分子无处不在,实在是得不偿失啊。”


 


南田洋子的心思转了一轮,目光扫过不远处正相谈甚欢的明楼和汪曼春,不解地问道:


 


“可是为什么他不直说,以他们两个人的亲密关系,汪处长不会反对明先生的建议。”


 


阿诚好似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他克制着自己眼角的笑意:“汪处长的行动可是经您批准的,他怎么好擅改呢,明先生的处事原则,一向都是公私分明的。”


 


“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


 


两人舞步交替,音乐声却好像被隔绝在外,只余下无穷的算计。


 


“阻止汪处长的冒失行为,换来一个平稳的空间,这样,不仅会让人觉得你有远见,而且,还能让人觉得你御下有方。”


 


南田洋子表面上没有什么表示,心里却隐隐已经赞同了阿诚的观点,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太多,不管是重庆还是延安都很不安分,上海更是闹得人心惶惶,再这样下去,恐怕会有民众反对新政府的统治,这样一来,对他们的行动,非常不利,也会影响到和平大会的召开。


 


之前的命令,确实有失妥当,南田洋子从来不是一个不敢承认自己错误之人。


 


“这些信息很有价值,谢谢阿诚先生,合作愉快。”


 


“仅此一次。”阿诚轻描淡写地拒绝了她。


 


“为什么,我以为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


 


“因为你出卖了我,而且是恶意的。”睚眦必报。


 


“那是为了加速我们的合作进程。”南田的目光里充满了真诚。


 


“我在友邦银行开了个户头,就看南田科长要怎样合作了。”阿诚适时抛出这句话,一旦用钱作为交换工具,南田对自己的警惕将会下降,如果自己只是一个贪财之人,对于她来说将会更好控制。


 


南田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明白,你要是今天晚上被明先生打成瘸子,我保证你明天就可以拿到买轮椅的钱。”


 


“成交。”


 


这时,外头守着的手下送进来一封信函给明楼,明楼往后退开了些,汪曼春纵是想看那信函的内容,也不好意思上前,他看完之后,冲着阿诚招了招手。


 


阿诚心领神会地往后退开一步:“不好意思南田科长,有时候我也是身不由己的,告辞。”


 


明楼已经离开大厅了,阿诚绕过南田,紧随其后地跟了出去。


 


两人在门外一番交谈,原来是周佛海那边来了消息,明楼疑心有诈,只说了一句按兵不动,二人便走到外头的冷风里去了。


 


/


 


“阿诚,你今天做的很好。”明楼举起手中的酒杯,在阿诚的酒杯上轻轻一碰。


 


刚传来的消息,南田已经在舞会当场要求汪曼春停止她的计划,如此迅速地完成,并且取得了南田的信任,又为他们今后的行动奠定了一块基石,明楼心中十分喜悦,二人便在明楼的办公室中稍作庆祝。


 


阿诚轻轻抿了口红酒:“都是先生教导有方。”


 


明楼笑了:“你的嘴巴啊,是越来越会说话了,都快让我记不起你小时候了,那时候啊,你特别不爱说话,还怕我,见了我总是把头低着,那时候我就想啊,这个小孩怎么这么怕羞呢,一个男孩子,我又不是什么吃人的老虎。”


 


阿诚听明楼提起自己小时候的事情,那段记忆里如果抹去明楼的存在,恐怕只是一段难以回首的不堪的记忆,那些遍布身体各处的伤疤,是他最黑暗的童年,是明楼把他解救了,不仅让他能够活下去,还教导他知识,让他成才,留洋,这一切,是小时候的阿诚,做梦都梦不到的事情。


 


所以先生就是阿诚的天,就是阿诚的原则,先生要阿诚做什么,阿诚就做什么,绝无怨言。


 


“先生,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前段时间因为明台的事情,明楼最后一次警告了他不许单独行动,他对于接下来的发展如何的期许,也要经过明楼的同意才能办事,面对明楼的时候,他总是不经意流露出有些小孩子的一面,比如现在迫不及待的询问。


 


明楼饮了一口红酒,将杯子置放一边:“接下来的事情,就得等新的情报,见机行事了,不过此时不可心急,若是被日本人和新政府的人抓住把柄,那么我们将功亏一篑。”


 


“是阿诚鲁莽了。”


 


明楼抬手揽着他的肩膀:“你的迫切心情我何尝没有呢,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他的目光微侧,正落在阿诚的脸上,当年那个稚嫩的被养母欺凌的少年,如今已经长成如此挺拔的青年,稚气的脸也慢慢被磨出了棱角,鼻尖划出冷硬之色,却又在一汪如同深深潭水的眼中柔和。


 


这是他悉心教导多年,追随他左右的青年人啊。


 


他们的手上沾满了鲜血,敌人的鲜血。


 


是啊,未来的路还长着呢。


 


一路同行又何妨前路险阻呢?


 


-TBC-

评论
热度(233)
  1. 铜雀台Aliye 转载了此文字
    老粮了,从头嗑起,味道不保证,嗑完来个标记。
 
 
 
 
 
 
 
 
 
© 铜雀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