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局中局 16 (赌王明楼和贴身保镖诚)

动作大戏

简装书走肾版:

明楼/阿诚 




第十六章




一整排豪车停在天堂赌场正门。


天堂高级管理层倾巢而出,簇拥来者乘专用电梯抵达董事接待室。


奢华双扇门推开,汪芙蕖起身迎接:“阿九,你怎么有空过来,自从老大到国外休养,千斤重担可就全落在你身上了。”


九哥一笑,浑身的肉阵阵打颤。


“再忙也得接老朋友上战场。”


他拍拍汪芙蕖肩膀:“今晚就让那帮洋鬼子知道知道天堂才可能有真正的赌王,车我都准备好了,现在就走怎么样?”


太早了。


汪芙蕖抬腕看表,九哥凑近压低声音:“你家太子爷告我状了吧,不是兄弟不帮忙,条子正死盯着我找茬,大哥又不在,我镇不住场子啊。”


原来是特地来示好。


如此汪芙蕖倒拒绝不得,总不能削帮会二把手的面子。


“稍候,我去换套衣服咱们一起去。”


他吩咐好好招待,退进内室去换参赛正式服装,随行的保镖向他报告,汪少爷已经将明楼藏身的洋房包围,汪小姐也在欧娱酒店附近设置拦截,荷官通过检查到位。


万事俱备。


汪芙蕖慢条斯理换衣服,隔着门能听到九哥大笑着让所有管理层都去欧娱,就在那里包最好的贵宾厅开庆功会。


有机灵的直接喊侍应生上香槟提前庆祝,木塞弹起。


嘭!


悍马猛撞铁门,生锈的折页承受不住冲击力赫然折断,花纹繁复的铁门倒向地面,七八辆悍马接连碾过直冲到洋房前,汪家能拉过来斗殴的人都在。


最末那辆车里的汪少爷叼着雪茄跳下来,用力一挥手,二十几名黑衣壮汉子弹上膛,轰开门锁抢进去。


客厅空旷,目力所及所有家具都蒙着防尘用白布,众人一组组散开四处寻找明楼和阿诚。


纸牌在手指间转动,低垂的眼睑缓缓抬起,脚步声越来越近,迅速将纸牌插到衬衫胸袋里,踏住墙壁垂直疾走几步拧身背抵天花板,双手双脚同时撑住门厅最上方狭窄的横梁。


咔哒。


门扉朝内开启,一个黑衣人持枪闯进来到处张望,只能看到餐桌和高背椅,目测他走动的距离,阿诚合身一扑,黑衣人被冲击力撞倒朝前跌,阿诚左手臂勒住他喉咙,右手钳住对方腕骨狠狠往地板上砸。


手枪脱落滑开半尺,阿诚继续收紧手臂,黑衣人直翻白眼,手指胡乱向后抓挠,双腿猛蹬,无奈被阿诚牢牢绞住膝弯使不上力,挣扎半晌呼吸不畅晕了过去。


阿诚松手捡起枪,他戴着明楼从衣帽间翻出来的皮手套,稍紧但质地很好,完全不会留下指纹。


确定开了保险子弹上膛,阿诚自餐室探头,瞄准检查完相邻小客厅刚出来的黑衣人,对方抬头顿时右肩剧痛,嗷的叫出声来后仰,阿诚抢上前去一拳击中对方鼻根,抬腿撞击他持枪手腕,手枪飞上半空,阿诚旋身抬手接住,冲着听到动静赶来支援的敌人毫不客气开枪射击。


先发制人。


嚎叫和枪声骤响,奔上楼梯搜查的黑衣人纷纷转身疾步下楼,已经打开二楼起居室的黑衣人站在门扉前扭头,门板忽的猛拍过来,他躲闪不及被砸得晕头转向,门后闪出明楼,揪住他拖进室内两拳撂倒,夺枪在手,倚着门框瞄准全无防备跑下楼的黑衣人射击。


连环枪声响起,血花飞溅,楼梯最上层中枪的两三人失足跌落,碰撞到更下方听到枪声伏低身体的其他人,在楼梯上乱七八糟滚做一团。


呯呯呯!


二楼起居室门框附近火星四溅,明楼缩回去,汪少爷开枪怒喝:“都给我上去!杀了他!”


黑衣人们蹦跳过倒地的同伴,边开枪边蹿上二楼进逼起居室,餐室里冲出来的阿诚双枪同时开火,压制不到半分钟,汪少爷身边的保镖火力还击,得到同意离开原地来追阿诚。


阻碍消失,黑衣人一窝蜂涌进二层起居室,包括汪少爷自己也拎枪跟进。


啪!


洋房内所有窗户迅速坠落道道遮光帘,室内顿时一片漆黑,子弹刺破黑暗射出。


惨叫声后枪声杂乱纷繁,光怪陆离的闪影混入火药的气息在密闭空间内骚动。


一颗斜飞的子弹击穿遮光帘和窗玻璃射出小小的孔,细细光束倏忽透进来,躲在厚实书柜侧面避开枪火的明楼睁开眼,瞳孔泛出浅浅琥珀色。


手中控制器按下,遮光帘飞快卷起收回,午后阳光潮水般涌进,黑衣人纷纷抬手转头抵挡刺目光线,明楼推开窗户跃出,落在观景台逆光射击,未被流弹误伤的三四个人倒下去,他随即伏低身子,对方扫射过来的子弹打在窗框和墙壁迸出火花,明楼弯腰朝观景台另一端跑。


探头发现的汪少爷几大步冲到起居室隔壁房间,踹开门密集开火,观景台连通二层所有房间,被击碎的玻璃片接连砸在明楼前后,他抬手回击,逼得汪少爷暂时后撤,然而明楼枪里子弹耗尽。


他随手扔掉枪,指隙间闪现扇形扑克牌,扬手对着汪少爷猛甩,对方下意识开枪击落,不少纸牌飞掠过汪少爷脸颊颈侧,除了微微刺痛伤不到他丝毫。


“接着来啊!我倒要看看你的牌玩得有多厉害!”


汪少爷拍打胸膛狞笑着逼近。


半蹲在窗下的明楼手掌拂过衣袖,整副纸牌在手中展开,吸口气抬头朝外弹去,汪少爷哈哈大笑,枪口对准起身与他面对面的明楼。


纸牌雪片般在两人间飞扬,汪少爷食指扣向扳机,洋洋洒洒的漫天纸牌中寒光如电,明楼藏匿在纸牌中掷出的匕首扎穿他右手,汪少爷抖着手大声痛叫,握不住的枪掉落地板。


纸牌边缘流动线光,翻腾飘坠。


遮光帘再次落下,明楼抱头滚到观景台侧面栏杆,不敢停,扶栏跳出,沿着倾斜的屋顶滑坐下去,没能勾住屋檐眼看就要摔下去受伤,危急间他扯住不够粗的辅助排水管,生锈的固定螺丝一个个迅猛崩飞,排水管锵锵啷啷自墙壁剥离,明楼双脚即将坠地才勉勉强强停住,得以缓冲的明楼吁口气,放手跳下来。


他转身,高举双臂狂奔过来的阿诚急刹车还是撞进他怀里。


明楼半是逗趣半是认真的教训阿诚。


“手留着干点什么不好,真用来接住我就废了。”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734)
 
 
 
 
 
 
 
 
 
© 铜雀台 | Powered by LOFTER